我山西人,娶俄羅斯妻子,為把岳母接到中國治病,我賣了北京房子

我叫趙欣@源希Arseny,1985年出生在山西,獨生子。

19歲,為了逃離壓抑的生活,我遠赴俄羅斯留學。7年后,我卻在中國遇見了從未謀面的俄羅斯女同學。

之后我們相知、相戀,為了給岳母治病,我甚至賣掉了北京房子。我相信緣分是奇妙的,妻子就是我生命里那個對的人。

現在,我們已步入婚姻殿堂,并生了一個混血寶。目前,我妻子最大的愿望是拿到中國綠卡,永遠留在中國。

(2015年我們結婚了)

爸媽都是醫務工作者,他們工作非常忙,5歲之前,我寄養在農村姥姥家的。直到開始上幼兒園的時候,我才回到爸媽身邊。

爸媽對我的學習尤為關注,印象里, 我們在家唯一的話題就是學習。在爸媽嚴格管教下,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尤其是作文比較好,還曾在中小學的期刊上發表過一些文章。

國中以后,學習壓力越來越大,加上爸媽過分關注成績,我們之間的溝通越來越少。除了學習,幾乎沒有別的可聊。偶爾說點別的,一會兒就又轉到「學習」上了。

(小時候的我和媽媽)

漸漸的,我開始有些厭倦,隨著青春叛逆期的到來,初三那年我一度迷戀游戲。後來大學聯考,我考上了鄭州的一所本科院校。這時,我舅舅的出現改變了我的命運。

舅舅在俄羅斯經商,他得知我的情況后, 建議我到國外讀大學,不僅可以多見見世面,而且想著留學回國后,工作機會可能也會多一些。

爸媽權衡了一下,就接受了這個建議。在得知這個消息后,我特別興奮,終于可以離開這個讓人壓抑的環境了。

2004年9月,通過留學機構,我和其余20多個留學生一起,來到俄羅斯的羅斯托夫大學讀書。在那里,開啟了我7年的留學生涯,直到研究生畢業。

第一年預科,主要學習語言。因為從未接觸過俄語,我在第一年險些被學校開除。

(2005年我在羅斯托夫大學)

羅斯托夫大學位于羅斯托夫市,但是第一年預科班并不在本校區上課,而是在鄉下的分校區。當時接我們的校車開了七八個小時,一直到深夜才停在一個黑漆漆的小鎮上。

我們有些害怕,就問司機:「還有多久才能到?」司機說:「已經到了。」「市中心在哪兒?」「妳們就站在市中心。」 我們詫異極了,這黑咕隆咚的地方是市中心?

當天晚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住進了學校宿舍。第二天,我們才正式看見這個分校區的全貌。

(2010年,我和大學同學在一起,最右側是我)

也許因為第一次出國,從沒見過那麼多外國人,我感覺滿大街都是帥哥美女。男的個子很高,女的皮膚很白,都是大眼睛、高鼻梁,非常養眼。

在老師和幾位中國學長的帶領下,我們去周邊商店買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物資,熟悉了一下周圍的市場和超市。

因為當時語言不通,也沒有翻譯軟件,而且小鎮網絡極差,所以買東西基本靠比劃。

那里冬季白天極短,陰天比較多,下午三點天就黑了。有幾個月時間,課都是下午三點后上。我感覺一年的預科,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完全沒見過太陽,特別夢幻。

(妻子小時候)

從零開始學語言,對我來說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我們這一批的大部分人在國內有兩年的語言基礎。三個月后,他們的日常交流已經沒問題了,唯獨我,那三個月什麼都聽不懂。

每天坐在課堂上,對我來說異常煎熬。上了三個月,我就不想上了。有一次幾個中國留學生朋友要出去旅游,我也沒請假,就跟著去了。

出去玩了一個多月,有一天在路上,我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由于自己什麼也聽不懂,就讓朋友幫我接聽。

朋友告訴我說,學校正在考試,但找不到妳人,如果妳再不回去的話,學校就要把妳開除了。

這下我才慌了神,爸媽每年花幾萬塊送我出國讀書,先不說學成學不成,被學校開除這種丟人的事情,要是被爸媽知道,那就麻煩了。

(談戀愛期間,我帶她逛北京)

我趕快回了學校,在舅舅幫助下,跟校長申請了重修預科班。但是重修要跟第二年的大一一起上課。這個時候,已經是2005年上半年了。

一轉眼到了暑假,幾乎所有中國留學生都回國了,我沒有回去,覺得自己這半年多也沒學出什麼成績,而且機票很貴。我也覺得回家也沒事,還能節省一筆路費。

放假后宿舍沒人了,我就搬出去住了。 正是這個決定,讓我的異國讀書生涯又發生了一次轉折。

在租住的小區里,我認識了幾個當地朋友。他們經常帶我出去玩,期間我開始練習著用俄語溝通。

(妻子性格開朗,熱愛音樂)

當時,我還認識了第一位女朋友,一位美麗的烏克蘭女孩。她也在這邊讀書,對中國文化很感興趣,我們算是一見鐘情。

女朋友陪我逛了很多地方,在學習語言,了解俄羅斯文化等方面給了我很多幫助。

可是三年后,她畢業要回家鄉烏克蘭那邊工作,而我還在讀書,未來還不知道會怎樣, 這段感情不得不畫上了句號。

經過那個暑假,我的俄語突飛猛進。開學以后跟老師去交流,老師都驚呆了。後來跟著學了兩三個月,我就把預科畢業考試和畢業證全部搞定了。

(能遇見的都是緣分)

都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從此以后,我徹底愛上了俄語,并成為了學院里俄語最好的留學生。

第二年,學校來了100多個中國留學生。他們的日常需求很多,比如找房子、買東西、解決學習問題之類的,大家都會來找我。 又過了一年,我基本成了本地通。

語言障礙解決后,我開始想著做點生意,希望在回國前能賺些錢。但年少無知的我,卻遭遇了人生第一次巨虧。

(2013年的我們)

當時,我認識一個華人朋友,關系還不錯。他說,準備從中國進口一些高檔傢俱,賺差價,利潤很好,不過需要很多本金。

他找到我們一幫留學生,讓大家投資,每人至少10萬。 我非常信任他,就提前跟爸媽要了一年的生活費,大概5000美元,然后全部交給了他。

就在我滿心期待大賺一筆的時候,突然有一天,他說,那一車傢俱都丟了,司機也跑了。第一次面對這種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帶她逛北京的大街小巷)

之后,我身上僅剩幾百元錢了,也不敢讓爸媽知道這件事,在小鎮上也沒什麼兼職,只能靠壓縮開支來維持生活。

當地市場最便宜的是豬皮,一兩塊錢就能買一大張。那段時間,我每周去一次菜市場,買十幾張豬皮,回家后熬上一鍋。

就這樣,我連著吃了好幾個月,以至于差點得了厭食癥,什麼胃口都沒有,整個人瘦得跟脫形了一樣。

(2014年,熱戀中的我們)

為了省錢,我甚至幾個月都沒有去理發店。有一次,我照鏡子發現自己面黃肌瘦,頭髮都長到肩膀上了, 整個人無精打采,像乞丐一樣,別提有多凄慘了。

扛了半年多,爸媽可能感覺我比較缺錢,就給我打了一筆錢過來,我的生活才慢慢恢復正常。

大二那年,在轉到主校區上課后,我立刻找了份兼職。

(我們和朋友在一起)

當地中醫特別吃香,針灸、拔罐的生意非常好,我就去門診做翻譯,每天能賺五六百盧布,加上提成和小費,一個月大約能掙4000-6000元人民幣。

暑假的時候,我就去一個華人市場做翻譯,做銷售,每月也能掙幾百美金。我一連去了三個暑假,直到研究生畢業。

2011年,研究生畢業后,我就回國了。爸媽在北京給我買了一套房子,我進了一家央企工作。就在那一年,我遇到了我的妻子——一位俄羅斯姑娘。

(我和妻子在談戀愛期間)

那天,我去北京機場接一位俄羅斯朋友,他下飛機后說,還有一個同伴。 我遠遠地看見,一個身材小巧的俄羅斯姑娘,拉著一個超大的皮箱緩緩走了過來,樣子非常可愛。

朋友介紹說,她是來中國讀書的,在江西贛州一所大學做交換生,要等第二天的火車,所以在北京多停留一天。她問能不能和我們一起玩,我就帶他倆逛了逛,并留了聯系方式。

(我的俄羅斯太太)

有一次,我向她咨詢了一件事情,之后我們開始在網上聊天。一段時間后發現,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興趣愛好,而且性格相投、三觀一致,竟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她是那種非常「俄羅斯」的戰斗民族的性格,熱情開朗、勇敢善良、正直坦率、豪爽義氣,而且很喜歡整潔,非常注意儀表,總是清清爽爽的,讓我感到非常明媚。

更奇妙的是,直到結婚后,我們才發現我倆居然是本科同一個班的。我在俄羅斯那幾年,她在中國做交換生,所以整個同學期間,我們倆根本就不認識。

(2015年,我和妻子在海邊)

當年,我不遠萬里出國留學,卻與她擦肩而過。 冥冥中又在北京與她相遇、相知、相愛,這一切可能是上天安排的緣分吧!

第二年,她要畢業的時候咨詢我,在中國讀研哪里的學校好一些,我跟她說:「北京這邊的教育資源比較好,妳來北京讀研吧,我幫妳聯系學校。」

後來,我幫她聯系了北京師范大學和北京語言大學,并都成功申請到了,最后她選了北師大。

(妻子在北京師范大學讀書期間)

之后,我們正式進入了戀愛階段,我工作,她讀書。研究生畢業后,她已經徹底愛上了中國,選擇留在北京,并進了一家投資公司工作。

2015年,我倆一個月收入加起來差不多有三萬多。 俄羅斯人大部分沒有儲蓄的概念,覺得當下的生活和享受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擅長財務規劃,加上沒有房貸壓力,在衣食住行方面從來沒有算計過。那時候,我們基本是月光族。

我們經常祝福別人「一帆風順」,但是真正的人生,怎麼可能會一帆風順呢?每個人都會或多或少經歷意外、坎坷、挫折,而這些經歷,都會成為人生的轉折點。

(帶孩子一起玩耍)

我們雙方父母已經見過面,都很滿意。可是,就在我們盡情享受生活的時候,她媽媽被診斷出乳腺癌。她是獨生女,這個時候,我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當時,我爸幫著聯系了一位北京的專家, 我們把她媽媽接到中國進行治療。醫生說是惡性腫瘤,要我們做好準備,存活期可能只有一年到兩年。

醫生還說,做手術意義不大,只是多延續一段時間,而且費用很高。當時,她媽媽看起來還很正常,我們不忍心放棄治療,希望有奇跡發生。

(2016年家庭聚會)

可是,我們沒有那麼多錢,她家里也沒什麼積蓄。之前,她爸媽也有工作,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交界的地方,後來由于局勢動蕩,他們都失業了。

權衡之后,我決定把北京的房子賣掉,給未來的岳母治病。

當時,北京房價剛要起飛, 我們120多平米的房子,短短幾天就出手了,卻只賣了兩百多萬。

術后又治療了幾個月,考慮到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第一階段治療結束后,我們決定結婚,不讓她媽媽有什麼遺憾。

結完婚以后,她媽媽就回俄羅斯養病了,過了差不多一年就去世了。

(兒子小時候)

2016年,北京物價房價飛漲,我們只能租房住。

工作這幾年,我們積累了一些客戶資源,很多同學都在江浙一帶做生意。考慮了很久,我和妻子來到了義烏,開始做外貿生意。

2017年,我們在義烏買了一套自己的房子;2018年,我們的兒子也出生了,生活在這里漸漸穩定下來。

平時,我們兩個在生活上沒什麼矛盾,但有了孩子之后,因文化的差異,開始有了一些分歧。

(我們的混血寶貝兒子)

比如生孩子這件事,順產的話,醫生一般都建議打止痛針之類的,但妻子堅持不用藥物,要自然生產。整個過程持續了十幾個小時,她全是自己咬牙堅持下來的。

戰斗民族的忍耐在這件事上體現得淋漓盡致。生完孩子后,她臉上因用力過度導致毛細血管爆裂,產生了很多紅斑,過了一個多月才消下去。

在我媽媽要來伺候月子的時候,她非常詫異,覺得完全沒必要。

孩子是她獨自帶大的。她不喜歡別人來插手自己的家庭,覺得我們已經是成年人了,不能總是求助別人,各自獨立才是正常的,婆媳住在一起簡直不能理解。

(左一是我兒子,站在中國小朋友旁邊像外國人,站在外國小朋友中間像中國人 )

妻子還非常愛干凈整潔,逢年過節回父母家,妻子總是不停地收拾房間,打掃衛生。

在春節時,親朋好友經常來串門,水果糖果不斷。每次她剛收拾完,一會又是一片狼藉。

有一次,她非常生氣地說,我們不尊重她的勞動成果,噼里啪啦就和我吵了起來。因為我們一直用俄語溝通,吵架的時候,父母壓根就不知道我們在吵什麼,一臉懵。

(每個男人都是一個家庭的基石)

我們中國的公婆大部分都會向著兒媳婦,在看到兒媳婦哭了,爸媽直接就開始罵我,覺得我欺負她,讓我又好氣又好笑。

在解釋了很多次之后,妻子才慢慢接受,不再計較這些小細節。有時候雖然不悅,也會開開玩笑就過去了,給了家人最大程度地包容和忍耐。

(妻子是一個溫柔的媽媽)

有了孩子之后,妻子也有了儲蓄意識。畢竟孩子上幼兒園、衣食住行、興趣愛好每天都有開支。我的外貿業務不需要耗費太多精力,只需要維護一些固定的客戶,她就又找了一家俄羅斯企業去上班了。

做生意收入不是很穩定,好的時候一年豐衣足食,不好的時候,一落千丈。這兩年受疫情影響,訂單越來越少,我又開始布局跨境電商。

(2021年,母子兩個在一起 )

這些年走過來,我們經歷了很多坎坷。雖然在文化上存在根深蒂固的差異,我的「俄羅斯妻子」卻越來越「中國」了。 她會跟孩子一起讀書,一起學習中國傳統文化。

她還會做很多中國美食,比如西紅柿炒雞蛋、土豆絲、蘑菇燉雞、包子、餃子等。她還非常喜歡吃海底撈、慶豐包子、北京鹵煮、北京烤鴨等這些極具中國風味的傳統美食。

(一起包餃子,妻子已經會做很多中國美食)

妻子在中國生活已經近十年了,她非常喜歡中國,希望成為中國公民。 但是中國綠卡很難拿,被稱為史上最難拿的綠卡,我們計劃結婚滿十年的時候,去申請一下試試。

我不善于表達感情,但會用實際行動給妻子和孩子一個溫暖的家。

(孩子是我們愛的結晶)

我相信,真正的愛情是跨越地域,跨越民族的。我們計劃未來再要一個孩子,也希望我的「俄羅斯太太」能變成真正的「中國太太」,在和平安寧的中國,享受幸福的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