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母留下600萬元存款單,銀行「翻臉不認」試圖銷毀,男子不服雙方各執一詞

一一没有二二 2022/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600萬元(約3000W新台幣),不論是放在幾十年前還是現在,都是一筆巨款!然而,當男子心情雀躍地拿著自己亡母留給自己的600萬存單,去銀行取錢的時候,卻被銀行告知存單是假的,直接把單據給收走了!更令人意外的是銀行宣稱,該男子是在詐騙,直接給報了警!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份存單究竟是真是假?這名男子又能不能拿到這筆巨款呢?下面我們就來聊聊這件事情吧!

在2015年4月28日,在江蘇省江陰市,一位男子邁著輕快的步伐行走在街道上,任誰看了都會以為他肯定有什麼喜事!

這位男子就是我們今天的主人公,劉海斌。

發現亡母的巨額存單

原來劉海斌時馬上就要調任升職了,恰好他在 整理遺物的時候發現了母親留給自己的600萬元的存單

這樣的事情誰聽了都會贊嘆一聲雙喜臨門!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令人大跌眼鏡!

由于劉海斌在銀行工作,而且馬上面臨調任,所以工作十分忙碌。

無暇分身的他,只好 交代自己的妻子徐紅葉帶著存單的復印件去江陰農商行去詢問情況。

然而當心情激動的徐紅葉將復印件交給銀行工作人員的時候,卻被潑了一盆冷水。

工作人員看完復印件上的內容后,并沒有直接給徐紅葉答復,而是先去詢問了領導。

當工作人員再次出來的時候,卻告知徐紅葉, 這份復印單上的內容看不清,需要拿原件。

出于對銀行的信任,徐紅葉沒做他想,趕忙就回家拿了原件。

可當她把存單的原件交給銀行工作人員的時候,對方卻回復,由 于存單的年代比較久遠,存款的金額也比較多,需要仔細核實。

說著便 把存單的原件直接收走了,還給徐紅葉開具了接收原件的證明。

當時的徐紅葉也沒有懷疑,便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中后徐紅葉便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丈夫劉海斌,還給劉海斌看了收條。

當劉海斌看到收條上「 王某某」的署名時,還笑著和妻子說,這是他的老同事,等他們核實完就能拿到存款了。

此時的夫妻兩人正沉浸在即將暴富的美夢中,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更是毫無察覺。

暴富美夢破滅

隨著時間的流逝,距離單據被收走已經快一個月了,但是銀行卻遲遲沒有回復。

此時的劉海斌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于是便給銀行打了電話。

電話接通后,銀行的工作人員卻說: 這張存單是偽造的,按照法律規定,銀行有權利銷毀這張單據!

聽完對方的回復之后,劉海斌感到不可思議!

他生氣地說道:不可能! 這是我母親臨終前交代給我的遺物,不可能作假!

然而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對方便掛斷了電話。

被掛掉電話的劉海斌更加生氣了,當他再次給銀行打電話要求返還自己存單原件的時候,卻被對方 以各種規章制度拒絕歸還原件,并告知它像這種假的存單最終都會被銷毀!

面對這種結果,劉海編當然不能接受!

先不說這張存單的金額巨大,更重要的是這是母親留給自己的遺物,憑什麼要被這些人無憑無據地銷毀掉!

在想到這些的時候,劉海斌心情也跟著低落了下來。

亡母囑托,存單究竟是真是假

在2013年的時候,劉海斌的母親被診斷出癌癥晚期。被病痛折磨的老人也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了,于是便多次叮囑兒子劉海斌: 在老家小閣樓上,有一個小鐵盒,里面有留給他最后的禮物。

當時的劉海斌并沒有想那麼多,他只以為母親給自己留下了比較有紀念意義的物品,再加上工作忙,便把這件事情忘在了腦后。

如果不是因為這次升遷,需要收拾東西,劉海斌也不會想到這件事。

當他回老家打開這張盒子的時候,才發現里面竟然放了一張銹跡斑斑的存單。

而當他看清楚紙條上的內容時,更是大吃一驚, 這張存單竟然有六百萬

面對突如其來的驚喜,劉海斌與妻子的心情十分激動。

于是夫妻二人便先去詢問父親,然而父親對這張存單的來歷毫不知情。

不過父親表示 ,劉海斌的母親生前有段時間很喜歡炒股,有可能是炒股贏得的

同時,父親也提醒劉海斌,讓他好好看看存單是不是真的。

聽完父親話之后的劉海斌,心情也平復了下來。

由于職業的關系,他在辨別存單真假上也很專業,而他看 這份存單上資質、抬頭、編號都一應俱全,所以便確定這張存條是真的

而且他還發現,這種存單上的銀行,正是自己工作多年的銀行!

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工作多年的銀行不僅否定了他的專業能力,還把自己的母親的遺物要拿去銷毀!

這也讓劉海斌感到十分氣憤,他打算,自己不僅要向銀行要回自己存單的原件,還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然而正當他多次索要原件未果準備走法律途徑維護權益的時候,一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卻驟然降臨了!

在6月29日,銀行則發出一則聲明,直接 將劉海斌原本要晉升的行長職位給罷免了!

面對銀行的如此作為,氣憤不已的劉海斌更加堅定了要與銀行一站到底的決心!

但是還沒等劉海斌開展行動,卻等來了警方的立案調查!

坎坷維權,家財散盡

在2015年8月30日, 江陰農商行以劉海斌涉嫌金融詐騙的罪名向警方報案了。

銀行報案的依據是認為劉海斌的存單是造假的。

雖然劉海斌這份存單辦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但是他們在查詢過先前的資料記錄之后,并沒有發現任何與劉海斌母親的相關記載。

不僅如此,他們還發現了 存單上的利率與當年兌換利率不同,因此便斷定這張存條是假的。

再加上劉海斌的家人幾乎都從事金融工作,而劉海斌還在銀行身居要職,因此便 懷疑是劉海斌監守自盜!

為了能夠進一步了解的真相,也為了查證劉海斌是否有偽造存單的嫌疑,警方請來了專業的鑒別機構,對劉海斌全家人員的筆跡進行了鑒別。

鑒別結果很快就出來,結果顯示 劉海斌一家人與存單上的字跡都不吻合,這也就意味著劉海斌并沒有造假!

看到這樣的結果,銀行人員以及辦案的工作人員都感到十分疑惑,那麼這張存單究竟是怎麼回事?存單上的600萬元又是從何而來呢?

存單上顯示這筆錢是在 1994年存進去的,根據當時的工薪水平計算的話,作為普通的職工家庭的劉海斌家,完全不可能擁有如此巨款!

即便是他的母親在當時喜歡炒股,但是真的能炒出這麼多的錢,肯定會被各大媒體報道!

去銀行辦理相關手續的時候,肯定會有人對此印象深刻!

然而,不論媒體資料還是銀行先前的工作人員,都對此事毫無印象。

面對如此疑點重重的事情,警方也感到疑惑,而劉海斌更是感覺十分委屈。

為了能拿到這筆錢,劉海斌對江陰農商行提起了訴訟,要求銀行支付自己存單的本金和利息。

但是由于劉海斌 沒有充分的理由能夠證明這份存單的真實性,所以法院駁回了劉海斌的申請。

甚至還 判決申訴案件產生的高達7萬元的費用,由劉海斌一家承擔!

面對如此結果,劉海斌怎麼可能會服氣呢?

就這樣劉海斌走上了一條維權之路。

令人唏噓的是,上訴無數次的劉海斌,得到的結果仍舊相同,不僅沒有拿回600萬元的存款,反而將自己家先前的家產散盡了大半!

這也讓原本意氣風發的劉海斌在這維權途中蒼老了許多!

在劉海斌奔走了許久之后,事件也終于有了轉機!

在2019年3月13日,法院撤銷了對劉海斌的案件。

洗清冤屈的劉海斌心中的執念又加深了幾分,繼續堅持著自己的上訴之路。

他堅信, 自己的母親不會騙他,事情也終究會大白于世間!

劉海斌的這件事情疑團重重,令人感慨良多。

若這張存單是真的話, 為什麼沒有相關記錄而他的母親又為何在臨終前才會提起。

若這份存單是假的話,他的母親又為何騙他 ?

而他為此事奔走多年、家財散盡是否又值得呢?

結語

俗話說,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世界上的確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為了名利奔走勞碌,但是向劉海斌這種情況卻很少見如。

我個人更偏向于劉海斌,畢竟我國法律條文明令禁止詐騙行為!

照劉海斌的行為來看,他估計不會因為這筆錢而賭上自己的性命。

我們也只能祝愿他能早日解開事情的真相!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