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一時釘子戶,張口要2.6億,硬抗14年成「馬路豪宅」結果卻一分沒多拿,如今成了笑話

火炏焱燚 2022/08/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7年9月18日, 位于馬路中央的一座三層小樓在挖掘機的運作下倒塌,至此,這場拉鋸14年的拆遷戲終于迎來結局。

戶主張新國一家再沒有回來看過一眼,對張新國來講,這個房子可能已經成為一個永遠無法抹出的痛處。

記者曾采訪他,如果你14年前就簽了協議,現在會不會已經過上好日子了?

看著記者詢問的眼神,張新國知道,自己在這些人眼里已經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低著頭嘆了一口氣,沒有想回答的意愿。

那被稱為「最牛釘子戶」的他到底得了多少補償?為何14年過去,終于愿意搬了呢?

拒絕簽字,守護三層小樓

以前,這里是一個老城區,從1951年開始,張新國岳父一家祖輩都住這里。

到了1996年,張新國花了90萬將這里改成三層樓,把多余的房間都租出去,最多的時候一家十口都在這里,熱鬧非凡。

當時,張新國的這棟房子完全可以稱作是「豪宅」,上下3層樓,一條走廊連起兩棟上下3層的宅子。

一樓是養金魚的小作坊,二樓是客廳大堂,外加老張夫妻倆的臥室,三樓一進門,就是影音播放室小客廳,兩側分別是老張兒子和女兒兩家人的臥室。

居住在旁邊的鄰居評價:「 絕對是那個時代最氣派的房子,大家都羨慕得不得了。

張新國說,他給出的租金是三千一個月,有的是四千一個月,每年光是房租就能收了四五萬,日子也算不錯。

所以就當時來看,不論是誰,都不愿搬離這樣的房子,對于張新國本人來說更是如此。 它不僅僅是一棟房子,更是家,是親情,是安逸,是被人羨慕的榮譽。

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不論是哪個城市都在進行著新的規劃,一些老房子也在這一流程中徹底消失,成為歷史的塵埃。

2003年,瀘亭北路正式建成,此時張國新一家已經在這里住了將近40年。

這一年9月,張家第一次收到拆遷的通知,此時他們還不知道這場14年的拉鋸戰正式拉開帷幕。

起初,張新國一家是十分愿意配合拆遷的,并沒有太強的抵觸心理。可是在了解補償方案后,又跟自己理想的補償方案相差甚遠。

因為當時的賠償方案有兩個標準,一是宅基地證的數量,另一個就是兒子的數量。

而張新國這棟「大房子」的面積沒用,當時,一個村民的房子根本沒張新國的大,可是卻能得到大小中6套房子,這讓有兩個女兒的張新國心里更加不平衡。

此外,張新國還找到了兩張宅基地證書,第一張證書并不是他的,而是他岳父,87歲的徐老伯。可這第二章證書,未能獲得拆遷辦的認可,所以不能以此獲得賠償。

于是,這場談判的主要矛盾在于,張新國想要六套房子,而部門只能給四套,雙方都不能讓步,再加上當事人十分固執,就這樣僵直在那里。

到了2011年,張國新的房子是唯一一個沒有被推倒的,一直矗立在馬路上,影響自然不小。

隨著時間的推移,張新國的事也被媒體不斷關注,經常有人上門拜訪。

每當面對這些人,張新國都會把自己這些年收集的資料一摞摞拿出來,包括各大媒體的報道集錦、老式宅基地證明、還有政策改動原文等等。

多次奔走,仍毫無作用

看著張新國這一股腦的勁,站在旁邊的岳父徐老伯都看不下去,忙說: 「現在扯這些還有什麼用,沒意思,沒意思!」

張新國是市政建設的退休員工,退休的這10年,他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維權」上,只要有一絲希望,就不辭辛勞。

為了讓相關部門相信自己的那張已經泛黃的,1951年的宅基地證明,他多次跑到檔案局查找檔案,好不容易找到這張證明,但還是得不到認可。

這讓張新國的心里更憋屈了幾分,后來,因為權屬和土地使用權等各種爭議,女兒一家三口的安置名額又沒有了。 這讓他走進了「維權」的死胡同,不論想出各種辦法,按照規則,就是這樣的結局。

此時,張新國的農田「豪宅」,已經成了「馬路豪宅」。

無疑,環境越來越差,房子也開始老舊,更何況在灰塵噗噗的馬路上,周圍公交車、汽車、摩托車絡繹不絕,來來往往,讓這所三層小樓一刻也靜不下來。

遇到修路的時候,房子旁邊就會放一塊鐵板,車里從上面路過,弄得「咯咯」作響,根本沒法休息。

此外,因為在馬路中間,張新國這棟小房子幾次成為「交通事故現場」,每次還要張新國出來配合調查。

有一天夜里,一輛汽車直接扎進了老張家房子下面的泥地里,嚇得他從睡夢中驚醒,睡眼朦朧地起來處理事故。

每當張新國提到這里,淚水就不停地在眼里打轉。這時有人就會問他: 那為什麼現在還不搬走呢?

張新國不耐煩地回答: 一直都想搬走,但是鎮上對我冷處理,我就頂在哪里。現在自己甚至不糾結補償多少、幾套房子的問題,而是相關部門的態度問題。他們態度不好,那我也不客氣,偏就不搬!

到這里,補償問題已經演變成雙方的態度問題,但是雙方都不服軟,只能這樣干耗著,讓本來就愁眉苦臉的一家人心里更慌。

經過談判終于妥協,實現「雙贏」

時間一轉眼就來到了2017年,在漫長的歲月中,人的一切脾氣和情緒都被磨平了,這件「拆遷拉鋸戰」也終于要落下帷幕。

這年8月份,張新國終于簽訂了同意搬走。當然,這并不是突然發生的變動,而是當事雙方的情緒已經不同以往,既然態度有所好轉,那老張家自然就有了松動。

2017年初,張新國提出了兩種方案,要麼是貨幣安置,要麼是就近安置。為此,街道班子三番兩次上門拜訪,與張新國面對面溝通。

明智的是,這次相關人員態度非常好,給予了張新國一家最好的面孔。

張新國說:「去年以來,街道干部一次次上門,連黨工委書記也親自到我們家來了,讓我們很不好意思。」

街道動遷辦主任陸輝和副主任徐民強更成了自家常客, 每次臨走還握手安慰「不簽協議沒關系、關鍵是你們保重好身體」,讓自己很感動。

而且張新國還四處打聽了陸輝的履歷,聽說他原來當過居委會書記,是說話算數、講信用的人,值得信任。

心理上的緩和,是張新國達成轉變的主要原因,甚至說自己很早就要搬,也不想影響交通,損害公共利益。

8月19日,陸輝、徐民強與張新國夫婦進行了最關鍵的一次溝通,雙方談了兩個半小時。

他們一方面曉以利害,另一方面動之以情,坦白真誠地告訴老張夫婦相關規則的不同結果。

這一次,雙方都得到了較為滿意的結果。

于是,張新國簽訂搬遷的消息逐漸傳到了親戚朋友那里,紛紛打來電話詢問:你搬走了干啥?是不是給了你2.6個億?

面對這些不壞好心的疑問,張新國憤怒地回答: 我一分也沒多拿,愛信不信!

這是真的,最后的補償結果跟當初并沒有差太多,還是四套房子,而張新國只得到230萬拆遷補償和40萬的裝修費。

站在客觀角度來講,這的確不是很劃算,但此時的張新國已經不在意了,他說這次一口氣舒暢了。

針對老張家的其他部分訴求,街道動遷辦也爭取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融通解決。

另外,考慮到周三搬家時老張家只有一位87歲老人、兩位近70歲的老人,陸輝還特地安排了四位志愿者上門幫助其搬家。

說起這些,老張對記者說: 「部門為我們考慮了不少,我們心里也是十分感激的。」

如今,張新國終于離開了這塊「是非之地」,心里也是五味雜陳。他曾對記者透露自己住在這十幾年的艱辛,每次旁邊有大卡車路過,房子都會震顫,再加上大大小小幾十次交通事故,自己早已心力憔悴。

采訪時,張家的徐老伯從屋子里出來,記著問搬家舍不舍得,他女兒徐阿姨馬上接過話茬,憤憤不平地說: 有啥舍不得,早就想搬了!

這場從2003年到2017年的拉鋸戰,終于結束。如今再問及張新國對過去的這些有什麼感想,他說無非是從街道笑話,發展成了一個笑話。

但張新國已經坦然接受了這一切,對于現在的自己來講,未來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以前的就讓它過去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