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最硬核姐弟戀!芭蕾女王愛上鋼鐵直男:要陪你玩一輩子泥巴~

火炏焱燚 2022/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你能想象,戰鬥民族的藝術會有多硬核嗎?

俄羅斯這座25m高的勒熱夫戰役蘇聯士兵紀念碑,震撼全球。

鋼槍銹蝕,戰士歸塵,軍裝腐朽成漫天飛鶴,基座鐫刻17181位英雄的名字。

「總會有一天我將隨著鶴群,也飛翔在這黃昏時光」,源自俄羅斯古老的歌謠。

俄媒用一個詞來形容這座紀念碑——偉大。

更出乎意料的是,設計師安德列·柯洛布佐夫(Andrei Korobtsov),只有33歲。

這位來自烏克蘭的青年,從上百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一鳴驚人。

一年時間,600個部件,雪融花開,人們重見歷史的塵埃,也知曉了安德列之名。

在這之前,他作品不多,名聲不大。

他的雕塑,幾乎都是歷史人物,沉重且蒼涼。

然而,在安德列的作品集中,唯獨有一頁迥然不同。

不是英雄,也非國王,是起舞的少女。

寶石綴成冠冕,黃銅鑄就胴體,她閉目、攏臂,如一抹花影,盛放在厚重的大理石上。

鮮為人知,這位少女正是安德列的妻子——

莫斯科大劇院首席芭蕾舞者 葉甫根尼婭·維克多羅夫娜·奧布拉茲佐娃(Evgenia Obraztsova)。

安德列說:「她就是我畢生的浪漫。」

這位「鋼鐵青年」,除了挖泥、淬鐵、扛石頭,把所有溫柔的線條都給了這位仙子一樣的愛人。

葉甫根尼婭比安德列大3歲,在相遇之前,她只有一個情人——舞蹈。

生于芭蕾世家,自小天賦過人,葉甫根尼婭是耀眼的小天鵝。

10歲,葉甫根尼婭順利考進了世界上最殘酷的芭蕾學院——瓦岡諾娃。

為什麼說這間學校是「魔鬼」?入學難,畢業更難!

三輪面試、體型要求精細到小數點後兩位、學習課程超過40門、8年內不斷淘汰...

就連葉甫根尼婭這麼喜歡跳舞,也被訓得夠嗆,某次上課,只因一個失誤她就被踢出了教室。

但是,天鵝就是這麼煉成的。

芭蕾舞者,花蕊一般的姿態,鋼鐵一樣的內心。

畢業時,葉甫根尼婭早已練就一身好功夫,在她的學年評價裡,老師留下這樣一句話:「她會是一顆北極星。」

果不其然,翌年,葉甫根尼婭就成為了「皇家聖殿」馬林斯基劇院最年輕的芭蕾伶娜。

那一夜,樂章如浪,落地無聲,她詮釋的茱麗葉驚豔全場。

這位聖彼德堡最嬌嫩的玫瑰,淩空綻放,刹那傾城。

她是寵愛無邊的皇族公主,也是裁夢為裳的天界仙子。

《天鵝湖》、《睡美人》、《胡桃夾子》、《法老的女兒》......

樂海浮花,凝光展翅,葉甫根尼婭美得驚人。

23歲,她一舉斬下了俄羅斯喜劇最高榮譽「金面具獎」。

28歲,她加入莫斯科大劇院,成為首席舞者,叱吒至今。

也是這一年,一個叫安德列的小男生闖入了她的世界。

這一切,全靠葉甫根尼婭的媽媽。

話說當時,安德列還是個為畢業作品忙得焦頭爛額的小青年。

據他所說,他小時候只是愛玩橡皮泥,但老爸硬是覺得自己是搞藝術的料,所以就逼著他讀了雕塑專業。

事實證明,他爸爸眼光真毒。

畢業時,安德列直接做出了一個俄羅斯戰爭英雄葉夫根尼.羅季奧諾夫的塑像,引起一陣轟動。

葉甫根尼婭的媽媽一看到這個作品就非常震撼,一個電話打過去,就帶著女兒到學校裡看看這個小夥子。

安德列當時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就是美絕莫斯科的芭蕾公主,只是心想:「哇,姐姐好美啊。」

葉甫根尼婭也對這個才調秀出的男生頗有好感,還請他回自己劇院看了一場《胡桃夾子》。

他們寫信、聊電話,日久生情。

葉甫根尼婭回憶說:「本以為我這輩子只會和芭蕾長相廝守,我當時28歲,從沒想過結婚,但最後還是愛上了他。」

安德列向她告白後,葉甫根尼婭就盼著他來求婚。每次表演,都和保安說:「如果有個留鬍子的小哥要來後臺找我,就放他進來。」

但安德列,實在太鋼鐵、太害羞了,足足拖了半年,才壯著膽子讓葉甫根尼婭嫁給她。

多年以後,葉甫根尼婭笑道:「他再遲一點,我就專心跳舞不嫁了。」

2014年,兩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一個已是舞技無雙的首席芭蕾伶娜,一個只是初出茅廬的年輕雕塑師。

女強男弱。

外人眼中的距離,成了愛人心上的爭氣。

安德列腳踏實地、精益求精,把對歷史的熱愛融入雕塑

他給二戰中無畏衝鋒的狗戰士立碑,為作曲家拉赫瑪尼諾夫塑像。

相比其他賺錢的行當,這些創作賺錢少、耗時多,吃力不討好。

有人曾試探問:「你和妻子誰的收入多呢?」

安德列沒說話,反倒是葉甫根尼婭搶答:「我是一個芭蕾舞者,我的全盛時期是20-35歲,但我的丈夫是一個藝術家,他還年輕,我永遠相信他!」

他是她眼中的日月星,她是他心中的愛美神。

安德列以妻子為靈感進行創作,那些飛翔的姿態、翩躚的光影,被這個大男人粗糙的巧手一點點定格。

或許有一天,你會蒼然老去,會不再跳舞。

霜雪會落在你的頭頂,歲月會刻在你的眼角。

但是,葉甫根尼婭,我將用此生的浪漫和來生的溫柔,留住你盛放的季節。

這些舞者的雕塑被放在眾多英雄銅像之中,這是關于愛情的史詩。

2019年,皇天不負有心人。

安德列的創意突圍而出,他在山坡上搭起一座巨大的棚架,風雪無礙,日月見證。

300天后,這座紀念碑驚豔了全世界。

揭幕那天,安德列帶著妻子見證這個歷史性時刻,二人牽著手,抬起頭,仰望遠空。

一位是震撼人間的天才雕塑家,一位是無可比擬的芭蕾舞首席。

他們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今年已經4歲,一家4口在秋葉下相擁,在大海旁漫步,羨煞旁人。

葉甫根尼婭說:「我不會逼她們學芭蕾,如果她們喜歡橡皮泥,成為爸爸一樣的藝術家也很好。」

「在俄羅斯,很缺女藝術家。」

夕陽西下,為巨大的雕像鍍上一層柔柔的釉,幾百公里外,莫斯科大劇院燈光璀璨,葉甫根尼婭翩然起舞。

她只需要一抬頭,就能看到丈夫帶著兩個女兒坐在觀眾席上,掌聲如潮,幸福滿溢。

葉甫根尼婭和安德列,不曾愛得轟轟烈烈,這是兩個為藝術獻身的靈魂,找到互相守護的誓約。

他,屹立不倒。

她,熠熠閃光。

-END-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