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辦婚姻來不及告別就被迫遠走,52年后,7旬老人尋找當年初戀,淚喊:我沒有背叛你

一一没有二二 2022/09/12 檢舉 我要評論

52年前,因家庭政治成分不好,21歲的陜西女子楊曉花在母親逼迫下,嫁給了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她沒有機會與戀人告別,就被人從西安送去了青海——她丈夫工作的地方。

當年不辭而別,余生都是愧疚。52年來,楊曉花一直想告訴初戀,自己是被逼迫的。她想對戀人說一句謝謝,感謝他在那段最艱難的歲月里給予的愛和關懷。

如今,楊曉花已是73歲的老人,做了心臟支架手術后,身體每況愈下。就在半個月前,她決定去尋找當年的戀人。「再不去找他,這一輩子就要錯過了,我會帶著內疚去另一個世界」。

楊曉花年輕時的照片 圖源:受訪者供

勞改犯的女兒邂逅初戀

楊曉花介紹,小時候父親因投機倒把罪被判刑10年,母親帶著6個孩子艱難度日,拾破爛、撿豬糞、拉架子車,拉扯孩子長大。

文革開始后,因家里有個勞改犯,楊曉花一家更加抬不起頭。楊曉花當年的閨蜜石英介紹,楊曉花家政治成分不好,母親改嫁后,她在繼父家里十分不受待見,加之又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很小就要幫家里干各種苦活、累活。

那是楊曉花記憶里最灰暗的歲月,直到后來,她在同學家邂逅了一個叫王秉義的年輕人。

個頭高高的、白白凈凈、操著一口京腔,對她很熱心,這是楊曉花對王秉義的初步印象。兩人相識后,王秉義經常去楊曉花家里幫忙。那時王秉義什麼臟活累活都做,修房頂這種讓一家的婦孺都束手無策的事情,全都被他包辦。就這樣過了近兩年。

「別人都對我們家避之不及,他卻同情我們,給我們那麼多幫助,還跟我表白。」楊曉花回憶,那時,王秉義在四川兩河口的鐵路上工作。有一次回西安,到她家幫忙干完活后,給其留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著:曉花,你對我印象如何?我們能不能再進一步?

楊曉花從沒問起過王秉義的家庭情況,哪怕后來兩人相戀,她也未曾問起。等到王秉義再次回西安,楊曉花當面答應了他的追求。1968年初,兩人正式交往了。

包辦婚姻來不及告別

兩人交往8、9個月后,終被家人察覺,遭到強烈反對。姥姥打聽到,王秉義的家庭成分也不好。

母親告訴楊曉花,「你爸還勞教著呢,王秉義家的政治成分也不好,你要是跟了他,永無翻身之日。」

隨后,母親帶著弟弟妹妹上山下鄉,把楊曉花留在了西安。為了讓楊曉花有個依靠,長輩開始幫其張羅婚事。

那時,楊曉花阿姨家的鄰居一直在上門提親。鄰居家有個弟弟在青海的地質研究所工作,是個團員,還被評為先進工作者,更重要的是,這家是貧農出身。

母親自然很滿意這門親事,三番五次逼楊曉花去見面。母親勸他,「你要跟了這家小伙,以后就沒人敢欺負咱家了。」

相親后的第四天,雙方家人就催促兩人去領了證。楊曉花回憶,那時她對領證沒概念,就跟丈夫去公社領了結婚證。「什麼也沒拿,連戶口本都沒拿,報個名字,就把證領了。」

領證回來的路上,楊曉花越想越后悔,她拒絕了丈夫送其回家的請求,獨自一人返回公社,請求工作人員把她的結婚證給退了。

工作人員告訴她,結婚證不能退,如果兩人過不下去,就一起來辦失婚。

楊曉花想到了躲。她跑到同學家,同學的媽媽同情她的遭遇,便答應把她藏起來。母親和姥姥來同學家找了兩次,「把屋里找遍了,沒見到我人。」

在同學家躲了3天,同學叫楊曉花一起去外面的澡堂洗澡。卻不料想,在洗完澡回來的路上撞見了母親和姥姥。

姥姥見到她,立馬上前揪住她的衣領,一路把她拽回了新婚丈夫家。沒過幾天,丈夫返回青海上班。

楊曉花回憶,丈夫走后一周,王秉義打聽到她的新住址,便跑來找她。站在門口,兩人還沒說上兩句,小姑子就出來了。

「你找她干啥?」小姑子問王秉義。

「我是她同學,剛好路過這兒,來看看她,」王秉義答。

「哦,那進來坐坐吧。」

「哦,不用了,謝謝。」

嫁人后,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就這樣收場,什麼都來不及解釋。

一個月后,王秉義再次出現在她夫家門口。而這一次,婆婆有所察覺。婆婆嚴厲地告訴王秉義,「你若有什麼事,就在這里把話說完,若沒事,就不要再來找她(楊曉花)了。」

這之后的第二天,婆婆便讓小姑子帶著楊曉花離開西安,去了青海。

10年后收到對方妻子來信:是你狠心拋棄了他

1974年,楊曉花再次回到了西安,此時,她已是兩個兒子的母親。楊曉花介紹,1978年,王秉義不知從哪兒輾轉得知了她的消息,來到了她的單位找她。

「他抱著孩子,和他的小姨子,來我辦公室。」

兩人簡單在辦公室見了一面,顧慮到雙方都已經成家,都沒有留下聯系方式,攀談了半小時后,王秉義離開。

半個月后,楊曉花收到了一封來自王秉義妻子的信。

「信很長,有好幾頁,大概意思是,她很愛王秉義,他們現在有了孩子,生活很好,是我當初狠心拋棄了王秉義,現在就不要再干擾他們的生活。」

透過這封信的內容,楊曉花意識到,王秉義誤解了她。「他肯定一直認為當初是我背信棄義。」想到當年逼婚、躲婚的種種,楊曉花很委屈,一氣之下,把信燒了,忘記留下信上的地址。從此,王秉義再無音訊。

楊曉花現在的家 圖源:受訪者供

在兒孫的支持下,七旬老太想尋找當初的戀人

距離上次見到王秉義,已經過去了42年。如今,楊曉花的孫子都已經上大學了。本應享受天倫之樂,但對于當年的不辭而別,楊曉花始終覺得對不起王秉義。王秉義的誤解也成了她心頭過不去的坎。

她努力回憶跟王秉義有關的蛛絲馬跡。1968年,楊曉花的妹妹趙瑩(化名)曾到過王秉義北京的家中。她問妹妹,當年王秉義的家具體在北京哪個地方。妹妹告訴她,天安門斜對面有一條街,沿著大街走,拐進一個胡同,就是王秉義奶奶家。

趙瑩回憶,當年她跟著王秉義的幾個朋友一起坐火車來到北京,在王秉義家住了一晚。「那天晚上我們過去,她奶奶讓我們小點聲,好像是因為他們家政治成分問題,大家都不敢大聲說話」,趙瑩告訴瀟湘晨報。

楊曉花也后悔42年前那次沖動燒信,沒有留下信上的地址,導致現在尋人十分困難。兩人相戀時,她也從未打聽過對方的任何信息。「我當時只喜歡他這個人,哪想打聽其他的東西呀。」

楊曉花在網上發布尋人信息,借助《頭條尋人》,她寫下了尋人貼子。她表示,王秉義是她一輩子的恩人,在最困難的時候拉了她一把,她一定要對王秉義說一聲謝謝。閨蜜石英也這樣認為,「當年若不是王秉義出現,曉花可能會撐不下去,尋短見都有可能,」石英告訴瀟湘晨報。

楊曉花在給記者的短信中寫道:如果找到王秉義,我就把他認個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