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93年8月:俄羅斯海軍陸戰隊坦克兵演習趣聞

一一没有二二 2022/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作為一名剛畢業的年輕中尉,我剛到部隊一周,部隊就進入了戰備,一個由水兵和軍官組成的混合坦克連成立,并被派去參加實彈演習。根據演習的劇情,海軍陸戰隊英勇(這不是開玩笑,因為這些家伙就是那樣!)保衛海岸線,抵御敵人的兩棲攻擊,但他們缺乏火力,所以我們—海防師的坦克必須去增援他們。任務下達了,我們接受了裝備,行軍,登上「亞速」號大型登陸艦(當時還只是一艘未命名的船),在塞瓦斯托波爾卡扎奇卡登陸。而在「H 時」(час Ч,H時用作表示一次作戰或行動發起的日期和時刻)—我們必須從集結區趕到一線,并立即轉入防御摧毀敵人的登陸點。自然是要與步兵協作……

塞瓦斯托波爾卡扎奇卡

1980年,伊萬·羅戈夫號大型登陸艦(1174型)在也門索科特拉島附近,岸上都是海軍陸戰隊。

20世紀60年代,海軍陸戰隊的T-54中型坦克登陸。

「亞速」號(775型)大型登陸艦,4000噸級。

八月,真是熱得不可思議。裝甲烤得不僅可以煎雞蛋,而且可以煎牛排!自然而然,我們開始換上八號制服(這衣服很舒服—我們就穿它!),怎麼舒服怎麼來,比如「光著」。簡而言之,乘員們的著裝基本上是這樣的:坦克帽、背心、TTS(ТТС ,「трусы танковые синие」 「藍色坦克內褲」,水兵們戲謔地稱之為軍褲:只有兩種尺寸—小號和大號)、高腰軍靴。在這樣的打扮中,坦克手投入到行動中。掃雷艦將靶標投入海中—海面隨著爆炸而翻騰……

需要注意的是,乘員組是這樣組成的:年輕的中尉代替炮手,連長當坦克車長。隨后我們把整個裝彈機的炮彈傾瀉到海中!熱、悶、煙。然后我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他們說,「為什麼坦克兵不會下地獄—因為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們感到驚訝。」

射擊結束了,開始報告退下彈藥的情況,然后我們的一名坦克手報告:炮管中有炮彈,無法射擊。停一下。故事開始了……

- 報告發生了什麼?

- 炮里有炮彈,發射失敗。

- 怎麼回事?

- 炮管中有異物!……

步兵和炮兵已經排成列,只有我們還在陣地上。通過觀察設備,我們看到機動維修組如何飛奔到鄰近的車組人員那里,并在那里開始了大驚小怪。機械師和車長爬上炮塔,副技術員爬了進去。仍然沒有看到炮手。然后是一個奇觀:艙口,一名幾乎是赤身裸體(原文в костюме Адама ,直譯亞當的衣服,形容光著身子的男性,還有в костюме Евы ,用于形同女性 ),但戴著坦克帽、穿著高腰靴的炮手,從地獄深處出現。誰還管無線電通信紀律?!電波因為大新聞已經沸騰了!笑聲中夾雜著粗話!陸戰隊佬比陸軍佬過得更豐富多彩……

事實證明,炮手就是違反了安全措施,拆下了火炮防危板(因為覺得防危板干擾了他)。自然地,在射擊過程中,炮彈頭在裝彈時掛住了內褲和背心的邊角,然后裝彈機試圖連著炮手一起其都推入膛內。(裝彈機)推了一半進去—炮手塞不進去……

這次演習的結果如下:

1. 我們的坦克連留在海軍陸戰旅。

2. 我們徹底擺脫了搖籃(成長了)。

3.在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記著這件事,以便笑口常開 。

坦克的人機工程一直是個系統工程,坦克兵通常要身處噪音、高溫的有限空間中,盡管坦克空調概念很火,但是在冷戰的漫長時光里,無論是北約還是華約的坦克兵遇到高溫都是忍一忍,而即使到了冷戰后,除了中東和部分熱帶、亞熱帶用戶需求旺盛,軍事大國坦克裝空調的步伐也不稱不上快。所以,少穿點是個現實的解決手段。但是不遵守安全規定,手欠拆火炮防危板,就引發危險了,衣服被裝彈機扒掉了,坦克炮故障了,但還算走運,人沒事,就是在人前當了回亞當。由此可以看出遵守安全規定的重要性。還要說一句,要舒服別當兵,特別是坦克兵。坦克兵可不是輕松的活,坦克兵的健康研究一直是軍醫院的日常課題,從常見的腰部勞損、摔傷、噪音對聽力的影響到坦克環境對生育的影響都有。所以,坦克兵是個辛苦活。只是網絡上不時有些論調覺得仿佛只要坦克造得大、裝了空調,坦克兵就會獲得舒適的工作環境,也太小瞧坦克和坦克兵了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