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俄羅斯當警察,到中國留學,網戀中國小伙,懷孕了卻無法結婚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是娜娜@貝加爾Jay和Nana,今年26歲,俄羅斯人,5年前辭去體制內工作到中國留學,意外結識了江蘇帥小伙,從此過上了公主般的生活。

我從小學習刻苦,并以優秀的成績考入了重點大學,學法律專業。 畢業后,我來到一家警察局上班,月薪25000盧布,福利待遇非常好。可因爸爸的一句話,我選擇了辭職,來中國學中文。

就是在這里,我遇到了一生的摯愛阿杰。我們相識相愛,期間阿杰為了我,因疫情被迫滯留在俄羅斯,丟了工作。 我家人非常喜歡他,爸爸冒著零下40多度的嚴寒,親手給他搭建了新的廁所,媽媽甚至可以送塊地給他,讓他留在俄羅斯。

為了返回中國,我們歷經疫情、戰爭等不利因素,一次次被擱淺,但我們一直在努力。現在,我又申請到了研究生留學名額,只希望疫情和戰爭早日結束,早點回到中國,去繼續我的學業,去見我的中國家人。

(我大學時,兼職做模特)

1996年12月,我出生在俄羅斯后貝加爾邊疆區的首府赤塔。家里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雙胞胎哥哥。爸爸是烏克蘭人,在鐵路局工作;媽媽是俄羅斯人,從事會計工作。

爸媽認為教育能改變人的命運,在學習上對我的要求一直很嚴格。正如中國有句話叫:「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長遠。」

尤其是媽媽, 她有點像中國的「虎媽」。她嫌幼兒園教東西少,就自己在家教我,如果我考得不好,她還會懲罰我。

媽媽還非常注重培養我的特長。7歲,我就開始學習國標舞,每周練習3-4次,每次2-3個小時,風雨無阻,一直堅持了7年,期間還多次獲獎。

在她的嚴格要求下,我從小學習刻苦,成績也很優異, 并順利考上了重點大學—外貝加爾國立大學,學習法律專業,年年都拿獎學金。在體會到了學習帶來的成就感后,我也更加懂得了媽媽的良苦用心。

(我小時候成績一直很好)

其實,俄羅斯有很多佛系家長。 這里實行全民化教育,大學前可以免費讀到11年級,考試壓力并不大。但媽媽卻認為,人應該有拼搏精神。

而這也與他們的生活經歷有關。在我出生的前幾年,當時還是蘇聯時期,他們剛從烏克蘭調回俄羅斯的赤塔,原本打算在市區買房, 卻不料遭遇解體、銀行倒閉,工作多年的積蓄一下就沒了。

他們憤怒過、絕望過,但生活還要繼續,所幸工作還在。他們又開始重新攢錢,但再也擔負不起市區的房子了,不得已回到鄉下自己蓋房。

我就是在那座房子里出生、長大的。在赤塔鄉下,房屋都是木結構的。很難想象,爸媽是怎樣一塊木板、一塊木板地攢起那個家的。只是記得從小,我家的日子并不富裕。

(小時候,我和家人在鄉下)

但命運并沒有善待他們。在我讀大二的時候,家里又意外發生了一場火災。當時家里只有媽媽一個人,等她發現時,火勢已經很大了。

那會家里沒有自來水,加上房子是木頭搭建的,于是很快就成了火海,消防車來了也根本控制不住。

爸爸趕到時,家早已被燒光只剩下媽媽冒險搶出來的幾個文件。但爸爸一句埋怨沒有,只是緊緊抱著早已被嚇壞的媽媽,說:「人平安就好,房子沒了可以再建。」

只是再建談何容易,處處需要錢。 他們原本就沒什麼積蓄,退休金也不高,只能到銀行貸款。為了還房貸,60多歲的爸爸,又回去上班。媽媽則一個人忙前忙后。我也在課余時間找各種兼職,盡自己所能補貼家用。

(我和阿杰只想回中國)

赤塔的冬天特別冷,零下40多度。爸媽為了趕在冬天前把房子蓋好,天天住在工地趕進度。好在半年后,房子終于建好了。經歷這件事,我也更加懂得, 有時困難不可怕,關鍵在于你選擇怎樣去面對它。

爸媽在困境中,始終不離不棄,作為女兒,除了感動,更多的是羨慕。尤其聽媽媽說,爸爸就是因為她,才從烏克蘭來到俄羅斯的。

他們是在烏克蘭工作時認識的。后來媽媽要照顧家人,就申請調回赤塔,但并沒有告訴爸爸,只當他是個普通朋友。 在她準備坐飛機離開時,爸爸卻趕到了機場向她求婚。

回想以前爸爸始終有求必應,媽媽終于明白了他的用心,于是就同意了。 之后爸爸也申請調到赤塔,離開了烏克蘭的家人。媽媽每每說起這段往事,滿眼都是幸福。

我一直羨慕媽媽,也渴望擁有這樣的浪漫愛情。

(我和阿杰在亞美尼亞「流浪」)

沒想到,多年后,也有這樣一個男人,為了我,不遠萬里來到俄羅斯。而他跨越的,不僅僅是國界;帶給我的,也不僅僅是浪漫。

我倆的故事,還要從我到中國留學說起。

2017年,我到中國學習漢語。其實來中國之前,我在俄羅斯有穩定的工作。我想辭職留學,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對,他們不理解我為什麼要這麼折騰。

的確,那份工作不好找。我大學雖然學的是熱門專業,但畢業時人才早已飽和。同學們為了找工作,四處碰壁。

幸虧我成績好, 一畢業就被當地警察局錄用,從事指紋鑒定工作。每月工資25000盧布,相當于人民幣3000塊錢,福利待遇不錯,工作也不累,而且還有編制。

只是每天做著重復的工作,我很快就厭倦了,想尋求點改變。當時韓國風潮流行,我就跟著學了韓語,但學了一年,沒什麼用處。

(我在當地警察局工作時)

爸爸見我很迷茫,就說: 「如果想學外語,還不如學中文。中俄關系好,中國發展也不錯。」爸爸無意中的一句話,讓我開始關注中國。

隨著深入了解,我被中國深深地吸引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還歷史悠久,關鍵離我家還非常近。 就拿中國的城市滿洲里來說,赤塔離它才500公里,比去俄羅斯的很多城市都近。

我到了一家機構學了5個月的中文,在連句完整的中國話都說不出時,就萌發了到中國留學的想法。

沒想到,留學申請提交后,7個月后就收到了錄取通知。期間我邊工作,邊攢錢。終于可以出去了,我滿心歡喜,爸媽也非常支持我的決定。

于是2017年的夏天,我獨自坐火車,輾轉了一天一夜,從赤塔到滿洲里,再轉車到長春,最后由學校大巴把我接到了位于吉林省通化市的師范學院。

(我在中國通化留學時)

其實我最初登上火車的那一刻,也有過猶豫,「我真的要一個人到中國去嗎?這樣做真的對嗎?」

但當到了通化后,我立刻就喜歡上了這座有山有水的東北小城,而且校園整潔,處處透著生機。我滿心歡喜地投入到了學習中。

但漢語的學習沒那麼容易,不同的字有不同的音調,相同的字還有不同的發音,而且老師是全中文授課,我直接懵掉了。 乃至學了一年,我都沒聽懂多少。

這讓在學習上一直不費勁的我,非常有挫敗感。 所以2018年的暑假,我決定不回家,在宿舍死磕中文。我制定了嚴格的學習計劃,要求自己每天必須學會幾十個漢字,不會就一直聽一直寫。

可那年夏天格外熱,宿舍還沒有空調,有時溫度能到40多度。我一個人在宿舍,尤其是晚上,特別想家。 沒事的時候,我就只能上上網,沒想到卻認識了阿杰。

(2018年暑假,我沒回俄羅斯)

阿杰和我同歲,是江蘇人,一直想找人學俄語,而我也正想找人練練中文。于是沒事的時候,我倆就在網上閑聊。他會問我俄語的問題,我會問他中文的問題。

有一天,他說要來這邊出差,問我能不能順便見個面,我沒多想就答應了。

那天他來我們學校, 我老遠就看到了他,高高帥帥的。說實話,我的心偷偷地動了一下。見了面,雖然我的中文不怎麼樣,他的俄語更不行,但是我們靠猜居然能明白對方的意思,像認識了很久的朋友。

那天我們還去爬了山,他簡直不敢相信,身單力薄的我,居然體力那麼好,一直沖到山頂都沒停。我和他說:「在我的家鄉有很多山,我從小就喜歡爬山。」他還說:「希望有機會能到你的家鄉看看。」

(我和阿杰第一次見面時出去玩的留影)

沒想到居然成真了,但那是后話。只記得當時我們很開心,雖然見面時間不長,但之后我們聊起來更輕松了。

因為有了阿杰的「陪伴」,我學習起來不再覺得壓力大。等到再開學時,我居然能聽懂老師的講課,那種感覺太棒了。 我的成績也直線上升,還拿到了獎學金,阿杰也為我感到高興。

后來我從他口中才得知,原來在我們認識時,他剛經歷考研失敗,人正迷茫,工作也像應付差事。但他看我那麼努力,好像自己也有了動力。

他工作起來更賣力,還利用業余時間,和一個朋友研究如何創業做跨境電商。

我無意中和他說起,中國這邊深海魚賣得那麼貴,其實在北極圈內的俄羅斯人,非常擅長捕撈,價格要便宜很多。他的朋友正好有銷路,他居然想辦法聯系到了當地漁船。

(2019年,阿杰到俄羅斯考察,當地深海鰈魚599盧布一公斤,合人民幣60塊錢)

2019年上半年,趁公司年假,他們到俄羅斯實地考察。期間有一些文件,他找我幫忙翻譯。最后, 他們真的包了一艘漁船為他們捕撈,之后再把魚運到中國。據說,賣得特別好。說實話,我真佩服他的敢想敢做。

只是后來我們聯系不多,我要忙學習,他要忙工作和生意。轉眼到了2019年年底,我回到俄羅斯,和家人一起過新年。可沒想到疫情爆發了,航班停了,開學日期到了,我卻回不去了。

自此,回學校變得遙遙無期,我擔心完不成學業,人也變得焦慮,甚至開始脫發、失眠。就在我焦慮無望的時候,收到了阿杰的消息: 「娜娜,你還好嗎?」

原來受疫情影響的不止我。阿杰的深海魚業務,由于國際交通中斷,也損失慘重,甚至把之前賺的又賠了進去。但他卻一直安慰我,每天和我視訊聊天,告訴我中國的積極情況。

(2019年,阿杰到俄羅斯考察時看到的破冰船)

通過阿杰,我了解到中國人積極配合,在很短時間里就控制住了疫情。這讓我對中國肅然起敬。看到樂觀的情況后,我慢慢變得沒那麼焦慮了。

當時學校的課程安排不多,我決定先工作。 一是為了分散注意力,二是為了攢錢回中國。阿杰也鼓勵我忙起來,但考慮到我的身體狀況,建議我別太累。

我就近找了個餐廳服務員的工作。加上小費, 一個月能掙五六萬盧布,合人民幣六七千塊錢。原本想著也就端端盤子,沒想到工作時間特別長。

從早上8點忙到夜里2點,我要一直站著。餐廳雖然早上10點開門,但我8點就要去做準備;晚上12點關門,還要洗好整理好餐具才能下班。忙的時候,到家都要凌晨三四點了,還沒怎麼睡就要起來上班。

(我和侄子在一起)

那幾天,我顧不上和阿杰視訊,每次接通,說不了兩句就得掛斷。看著屏幕里疲憊的我,能感到阿杰的擔心。 干了不到一周,考慮再三還是辭職了,連工資都沒要。

幸好之后,我找了份會計的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一個月只有20000盧布,但好在朝九晚五,工作滿半年還有一個月的年假可以休。阿杰看我狀態一點點變好,也特別高興。

我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在意我。那段時間,我們每天下班都會聊很長時間,什麼都聊,聊工作、聊家人......雖然相隔萬里,但好像又在身邊。

我也在業余時間又考取了會計證。 阿杰開玩笑說我是「學霸」,我想起來了中國有句話是 「技多不壓身」,反正多項技能沒壞處,更何況忙起來反倒不會焦慮。

(我和阿杰在俄羅斯重逢)

一年后,形勢終于有所好轉,但外國留學生暫時還不能回去,但中國人可以出境。有一天,阿杰說想來俄羅斯看我,我簡直不能相信,但他態度很堅決。

他說他不敢再等,怕疫情再出現反復,以后想見面就更難了。其實,我也是特別渴望見到他。

2021年初,他從上海飛到莫斯科,再轉機到赤塔,輾轉了快1天時間才到達。我早早在機場等著,雖然隔著防護服,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我們緊緊地抱在一起,忍不住流下了激動的淚。

他湊了3個月的年假,打算在俄羅斯邊陪我,邊等疫情變好,到時候一起帶我回中國。我帶他參觀我的家鄉,去爬山,去品嘗當地美食,我們在一起簡單而快樂。

(我們和姐姐一家一起吃飯)

可沒想到之后,疫情在俄羅斯變嚴重了,航線又中斷了, 阿杰被迫留在了俄羅斯。3個月的年假很快休完了,但什麼時候回中國卻變得遙遙無期,他不得已辭職。

我擔心他著急,他反倒安慰我說:「既來之則安之。」只是生活處處需要錢,他來的那段時間,我們在赤塔租了房子。 房子雖然不大只有30平,但租金就要23000盧布,合人民幣2000多塊錢,都是阿杰承擔。

他又開始創業,做跨境電商,雖然航空中斷,所幸陸路還通。他精心選品,收益還不錯,只是很忙。但再忙他都會接我下班,為我做飯,有他在身邊,我感覺很踏實。

到5月份我可以休年假了,他提議要帶我去看海,這可是我從小到大的愿望,因為赤塔處于內陸,離海很遠。我們之前是想回中國到三亞去看海,但阿杰卻不想耽擱,后來我才知道他另有安排。

(阿杰提前準備好,要在索契向我求婚)

我們選擇去索契看海。索契位于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交界處,黑海沿岸,城市特別狹長,也是全球著名的海濱城市,還曾在2014年舉辦過冬奧會。只是距離赤塔不近,坐飛機都要7個多小時。

但終于看到海的我,還是無比激動。忘記了旅途的勞累,心情一下就放松了下來,全然不知阿杰偷偷在做的安排。 他其實早在我們去索契前,就讓我哥哥陪他一起買了求婚戒指。

一天晚上,他說肚子疼,讓我出去幫他買藥。我急得不行,等買完回來一推開房門,卻發現房間里閃著燭光,蛋糕上插著「520」數字的蠟燭,然后再看阿杰,穿著特別正式,我才知道生病只是個借口。

我懂「520」在中國的意思是「我愛你」。原以為只是要過個浪漫的夜晚,沒想到他單膝跪地,手拿鮮花,從懷里掏出了一枚戒指。我才意識到,這是在向我求婚。

(阿杰準備的「520」求婚蛋糕)

我看著他,略顯緊張地問我:「娜娜,請你嫁給我,好嗎?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不長,但經歷卻不少,我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個女孩,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其實通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我在心里早已認定了他,但沒想到他還是用心安排了驚喜。我笑著從他手中接過了戒指,點了點頭,我倆相擁在一起。

我曾羨慕爸媽的愛情,沒想到我也遇到了那個愛我的人。阿杰為了我,不顧疫情從中國來到俄羅斯,縱使被困俄羅斯,也始終把我放在第一位。我想起中國有句話叫: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只是為了「不分離」,我們隨后經歷了太多的波折,完全想不到。

先是6月份,我順利畢業拿到學位。因為成績優異,又成功申請到哈爾濱工程大學的MBA免費留學資格和國家獎學金。但因為疫情,卻沒辦法到中國,只能暫時上網課。

(阿杰陪我在赤塔過圣誕節)

因為6月底中俄已經通航,阿杰的簽證最多延長到9月底。我們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是9月初了,因為不想分開,開始到處打探相關消息。后來偶然聽說, 外國人如果打了中國的疫苗就可以去中國。

可那會當地沒有中國疫苗,后來得知亞美尼亞有中國援助的疫苗,而且那里可以免簽3個月,于是我們就打算去那里。

只是當時亞美尼亞不穩定,爸媽非常擔心,但想到阿杰,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于是,我們就從赤塔坐飛機到莫斯科再轉機到亞美尼亞的首都埃里溫,輾轉了快一天一夜才到達。

到那里我們才發現,亞美尼亞只提供給本國人。我們只能每天去不同的接種點排隊,希望能碰到好運氣。只是好運氣沒來,我們卻被威脅了。

(我和阿杰乘午夜航班去亞美尼亞)

我當時學校已經開學,每天需要上網課。埃里溫比哈爾濱快4個小時,我經常要凌晨起床上課。但酒店網絡很差,我常常折騰了半夜,卻聽不清老師講什麼。

所以我和阿杰商量,換一家酒店。 我們當時預付了1個月的房租,但酒店老板死活不退剩下的房租,還威脅如果我們繼續追要,會對我們不客氣。

阿杰不想節外生枝,更不想帶著我在陌生的國家冒險,就沒再多說什麼。我氣不過,他勸我: 「就當是破財免災了」。只是財是破了,災卻并沒有免。

一天夜里我發起了高燒,嘔吐腹瀉不止,在廁所直接暈倒。阿杰嚇壞了,趕緊帶我去醫院。只是醫生來了十幾個,檢查做了一輪又一輪,光CT就拍了兩次,卻一直查不出來是什麼原因,最后只是讓我們回去休息。

(我在亞美尼亞食物中毒后去醫院)

后來才知道,我們前一天去的披薩店發生了食物中毒,幸好阿杰當時沒吃披薩。要是我們都病倒了,真不道該怎麼辦。阿杰看著床上虛弱的我,滿眼心疼。而那一刻,因為他在我身邊,我心里其實并不擔心什麼。

雖然在亞美尼亞,想辦的事情都沒辦成,但我們倆卻在異國他鄉的挫折中變得更近了。后來聽說俄羅斯可以繼續延長外國人簽證,我和阿杰又一起飛回了俄羅斯,這才 結束了3個月的「流浪」生活。

回去正好趕上俄羅斯新年,我很想把他介紹給我的爸媽,沒想到他直接向我爸媽提了親。他俄語本來就不太會說,但為了表現得真誠,還專門用俄語背了一段提親詞,意思是讓我爸媽放心把我交給他。

(帶阿杰回爸媽家過新年,他在拍照)

我爸媽早就從我的口中知道了他是如何照顧我的,所以很痛快就答應了。以至答應得太快,讓阿杰差點沒反應過來。他又試探地問: 「要是結婚,需要我準備多少彩禮?」

這一問,反倒把我媽媽問懵了。后來我解釋說,中國人結婚有給女方爸媽彩禮的風俗。

我媽媽才反應過來,笑著說:「我能感覺到娜娜和你在一起很幸福。只要你們幸福,別說不用給我們彩禮,如果你們想留在這里,我院子后的那片地都可以給你。到時你們蓋上房,我們一起生活才好呢。」

爸爸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在我們來之前,他怕阿杰用不慣當地的旱廁, 冒著零下40多度的嚴寒,親手給阿杰搭建了新的廁所,我早知道爸爸對他很滿意。雖然語言不通,但我們在一起和一家人一樣。

只是有點遺憾,我沒能去見阿杰的爸媽。但他們心里始終掛念我,不僅給我發了新年大紅包,還快遞了好多禮物送給我,我真想早點去中國。

(中國媽媽給我發的新年大紅包)

沒想到,新年后我就接到了來自中國的電話。那是我大學的老師打給我的,說是中國這邊可以包機去俄羅斯接留學生,只是隔離措施比較嚴格,差不多要隔離40多天才可以,而且相關費用要自己擔負,將近5萬塊錢。

老師問我:「要不要考慮下,還是可以當時就可以決定?」

我和阿杰激動得不行,當時就說肯定要回,但需要時間準備,所以暫定2022年3月份回中國。

幸福來得太突然,簡直不敢相信。之前我們為回中國,各種嘗試和努力,甚至不惜去異國他鄉「流浪」,沒想到中國這次要直接派出包機來接我們,我從心里感謝中國。

接下來我們滿心歡喜地準備著回中國,卻不知,有時命運就是愛和人開玩笑。

(俄烏戰爭爆發,我家門口的鐵路上在運送坦克)

3月俄烏戰爭爆發,俄羅斯取消了所有國際航班,我們回中國的計劃再次泡湯。別說這個時候不能回,即使能回,我也會猶豫。雖然我們都知道,中國對我們來說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我的爸媽在這里,我怎麼忍心離開他們。

爸爸在烏克蘭的家人,在沖突嚴重的時候,曾經有48個小時聯系不上,我們都急得不行,所幸最后都是平安的。但那份對家人的擔心,真的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戰爭之下,什麼都有可能,我更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爸媽。但阿杰為了我,也已經兩年多沒回自己的家了。雖然他嘴上不說,但一次我們去吃中餐,吃著吃著飯,他的眼圈就紅了。我知道其實他也很想家,但他卻始終尊重我、陪著我。

不止對我,我的家人也都在他心里。

(俄羅斯的物價要比之前高很多)

之后,俄羅斯的物價變得非常高。 爸媽之前一個月的生活費5000盧布就足夠,而現在要比之前高兩三倍。他們每個月的退休金加在一起才20000多盧布,還要負擔房貸,剩下的錢,可能只夠買面包吃了。

阿杰看在眼里,記在心里。每次我們回鄉下, 他都會單獨給爸媽買很多肉和魚,甚至有一次直接買了頭牛,想著替他們改善伙食。其實他的業務也受很大影響,收入不如之前,但他覺得我爸媽不容易,不想他們在生活上受委屈。

都說中國男人顧家靠譜,我遇到阿杰后深有體會。

我媽媽幾年前做了一個手術, 雖然俄羅斯醫療免費,但什麼都要排隊,光術后復查,就排了兩年還沒做上。

阿杰擔心時間太長,有狀況不能及時發現,就帶我媽媽到當地的私立醫院檢查。結果查出肺部有問題,但醫生卻對如何處理,回答得模棱兩可。

(爸媽結婚30周年依然很恩愛)

我很擔心,阿杰比我更著急。在得知中國的醫院可以網絡問診后,他馬上讓他媽媽到當地的三甲醫院去約專家。沒想到上午掛號,下午我們就接通了專家的視訊。

經過專家仔細檢查,診斷媽媽為肺癌早期,建議盡快手術。我們趕緊幫媽媽聯系好了醫院,并且慶幸發現得早。

中國醫生的高效真是讓我驚嘆,我更感謝阿杰和他的媽媽。以后無論遇到困難,我也不再害怕。

雖然疫情和戰爭對生活造成很大影響,但我們還是希望把可以做好的事情做好。 我每天堅持學習中文和MBA課程,阿杰則忙他的生意。

我們各自努力,又彼此陪伴,沒想到還收到了一份意外的禮物。

(我被中國大學錄取為研究生,準備網課的學習)

有幾天我胃口不好,老是想吐。 阿杰不放心帶我去醫院檢查,沒想到,我居然懷孕了。阿杰特別開心,而我除了開心,還有擔心。阿杰看出了我的心事,對我說:「放心,我們肯定會舉辦婚禮。」我倒不擔心婚禮,只是擔心不能在一起。

因為阿杰的簽證又一次面臨到期,這次如果沒有新的規定,最多延長到8月底。可現在,我暫時又不能去中國。如果想和上次一樣去亞美尼亞,我的身體到時候肯定承受不了那樣的長途旅行。

也想過在俄羅斯辦理結婚手續,但俄羅斯對于外國人的要求很嚴格,必須要先通過一個俄語考試,而那個考試很難。讓阿杰在那麼短的時間通過考試,好像也不太現實。想到我們不得不再一次面對分離,我就免不了擔心。

(我懷孕了,混血寶寶長得很快)

阿杰也擔心,他不放心我,也不放心我的媽媽。但他卻一直開導我們說:「船到橋頭自然直。」還開玩笑說: 「老天會善待努力、善良的孩子」。

都說時代的一粒沙,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我從沒想過,原本稀松平常的事情,比如留學、結婚,在遇到了突發情況,卻讓我們普通人,變得如此艱難。但我們也不會放棄努力,只是希望多一點好運氣。

(希望和阿杰不要分開)

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疫情早日過去,渴望世界和平,渴望早一點回到中國,去繼續我的學業,去見中國的家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