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晚年沒人管,外甥女為他養老送終,獲贈一棟樓,表姐得知大鬧上門潑油漆:房子得分我一半

一一没有二二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5月,65歲環衛工人姚毅因肺部去世,他一生無兒無女,只留下縣城的一棟三層樓房, 按照遺贈協議將房產留給小侄女方敏所有。

可最近這棟樓里里外外都被人潑上了紅油漆,警告方敏不要對房子動歪腦筋

方敏并沒有和他人發生沖突,也沒有仇家,到底是何人要如此行事呢?

一紙協議眾說紛紜,三層樓房又該歸誰呢?看似和平的遺產捐贈背后,究竟有著怎樣的隱情呢?

方敏在舅舅房前

孝心留美名,卻親情反目

方敏看著舅舅的遺像,內心五味雜陳。

舅舅的一生凄慘可憐, 膝下無兒無女,與自己的媽媽是一母同胞的親人,媽媽也已經離世七八年了,因此方敏和姐姐哥哥也是他唯一的親人。

方敏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平時都各自忙于生活,只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會走動一下。

方敏住得離舅舅近,不到三百米。在舅舅生前方敏會來照顧他,送送飯菜,最后舅舅因為肺癌生病住院, 自己都承擔起了舅舅的生老病死,送他最后一程。

一想到舅舅這一生,方敏不禁淚如雨下。

舅舅雖然交過幾個女朋友,但小時候因為生病,智力方面有所缺陷,后面也都不了了之,沒有生兒育女,沒有領到結婚證成了舅舅一生的遺憾。

舅舅雖然身高不到一米六,但是個非常勤勞的人,每天五點多就起床工作,還曾獲得公司最美環衛工人稱號。

姚毅和同事

舅舅離世,方敏和姐姐為其處理了后事,葬禮前后舉辦了三天,每天都宴請很多人,總計花了十萬多,而且沒有收一分錢的禮金,在當地都留下了美名,紛紛夸贊姐妹倆很孝順。

姐姐面對舅舅的離世,情緒也十分激動,難掩悲痛地表示:

「這在當地人人都夸贊,沒有人能為舅舅喪事這樣大操大辦的。」

但讓人始料未及的是,舅舅喪事剛剛結束,尸骨未寒,周圍的稱贊聲還縈繞在耳邊時,兩姐妹卻突然反目成仇。

反目成仇?這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前幾天還是人人稱頌的好姐妹,為何現在又橫眉冷對呢?

姐姐方丹妮氣憤地指責妹妹方敏要獨占舅舅留下的房子,并罵她太貪心。

姐妹矛盾爆發

原來,這麼多年姚毅一直孤身一人,平時也沒什麼花銷,便籌錢建了一棟三層的樓房,每層的面積是60平方公尺, 市值70萬元左右。

方敏在處理好舅舅的喪事后,打算把舅舅的房子出租,沒想到房子被自己的姐姐方丹妮和姐夫楊傳音噴上紅油漆,禁止她使用房屋。

方敏感到很莫名其妙,舅舅生前都是自己在盡心照顧,與自己走得最親近,甚至手機通訊錄里面都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聯系方式,當時都說好舅舅的房子歸她一個人繼承, 姐姐姐夫現在為何又來分房子呢?

姐姐方丹妮所提到的遺贈協議是在2018年,舅舅在工作中摔倒急需要人照顧,當時為了給舅舅養老,三兄妹和舅舅一起在村委會的見證下,簽訂了一份遺贈協議。 協議中表明遺贈人是姚毅,扶養人是方敏,背面都有三姊妹的簽名表示認同。

遺贈扶養協議

二.房產分配,事實卻眾說紛紜

為了處理好房子的歸屬問題,方敏來到姐姐家溝通。

一進門,姐姐方丹妮就十分不快。

她對于方敏拿遺贈協議上只有她一個人的名字大做文章的事情十分惱火,高聲質問道:

「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嗎?當年為了辦理手續麻煩所以寫的你一個人名字,現在你想獨吞房子,就不認賬了啊。」

而對于姐姐的說法,方敏強烈地表示不認可。

如果真的是姐姐說的那樣,隊上肯定會做特別標注說明情況的。她認為照顧舅舅只有自己一人盡心盡力, 舅舅與她親近才寫了她一個人的名字,房產理應歸她一個人。

方丹妮聽聞妹妹的說辭,更是十分生氣,既然要翻舊賬,那就拿出來看看。

姐姐含淚表示,雖然沒有一直守候在舅舅身邊,但自己確實盡到了扶養義務。節假日都會去看望舅舅,一有什麼好東西就會第一時間給舅舅送去。

而且,舅舅離世前住院十多天都是自己在病床前照顧,不懼被傳染的危險,親自給舅舅擦身換洗。

雖然舅舅最后還是走了,但為了讓舅舅保持體面,兩姐妹決定風光的送舅舅走。葬禮一共花了十萬塊錢, 當時妹妹手里只有兩萬元,其余八萬元都是他們拿出來的。

聽到姐姐拿八萬元的事情邀功時,方敏坐不住了。她認為一直是她在照顧舅舅,姐姐他們并沒有贍養, 更沒有拿贍養費,憑什麼現在要來爭房產呢?而且當時的八萬元是方敏向姐姐借的,不能說明什麼。

姐夫楊傳音一直坐著,在一旁默默地抽著煙。

突然,他情緒變得激動起來,拿著煙質問方敏道:

「舅舅摔倒了,是不是我在那里照顧的他,你照顧了嗎?」

楊傳音的話是有根據的。 在姚毅住院的十多天里,一直是他幫忙洗澡,換洗衣物以及喂飯等。

最重要的是,他的扶養資格,是隊里承認的。

當時姚毅去世,楊傳音還出差在外,是隊里等他回來才下葬的,并且為他披麻戴孝。這充分說明,他扶養的資格以及繼承遺產的資格是得到生產隊承認的。因此,現在方敏說他不能分舅舅的房子他是十萬個不答應。

姐姐也十分心痛地表示,八萬元并沒有說是借的, 以前和妹妹關系一直不錯,相互幫助,走動也很頻繁。直到舅舅喪事辦完了,她突然說房子歸她所有,才讓兩家起了爭端。

方敏有些著急了,眼眶紅紅地表示,她只想把舅舅的葬禮辦好,當時急于用錢,并不知道姐姐姐夫出8萬元安葬費是奔著房產來的,如果她知道的話,就算沒錢也會去借錢給舅舅安葬的。

面對方敏的一番說辭,楊傳音有些哭笑不得。他無法擦除自己過去十多年來的付出,因此, 他認為他這麼多年的付出理應得到回報。

對于姐妹二人的爭執,大哥大嫂顯得十分淡定。

大嫂坦言,因為丈夫常年在外,他們家離舅舅家也有二十多分鐘的車程,照顧起來不方便,兩口子就沒有參與到這個事情里面。因此,但是如果姐妹兩人要分一些肯定也會接受,但他們不會主動去爭。

對于這場房產爭執,方敏的大嫂不愿意說太多。

但她卻略帶失望地表示,方家是自己見過的親情比較淡薄的一家, 不僅沒有家庭微信群,連一張家庭合照也沒有,平常也鮮少聯系。

方家大嫂

三 分產不均,多方調解陷兩難

對于姐姐的爭奪,方敏表示愿意拿出來一部分分給姐姐,但是全部是不可能的。

如今選擇調解是顧念姊妹親情,不愿意走法律的程序。

并且為了不辜負哥哥姐姐的信任,自己從接手照顧舅舅的工作開始, 一部分的開銷都記錄在本子上。

既然兩姐妹各執一詞,那麼事實到底是怎樣的呢?房產又該如何分割呢?

就在事情陷入僵局之時,姚毅生前的好友蘇記出面了。

提起昔日的好友,蘇記也不由得抹起了眼淚。

姚毅一生孤苦,自己也十分同情這個特殊的朋友,因此平時對姚毅照顧有加,最后生病到去世的這一個月也經常根據姚毅需要幫姚毅買飯菜。

但這些都不重要,平時大多數時間都是方敏在照顧,方敏每天一下班就來,其他人也有來,但是來得少。他和方敏如同組成一個小隊,他是副隊長,兩人分時間分任務地照顧姚毅最后的生活。

蘇記

因為平時照顧姚毅,蘇記和方敏接觸得比較多, 他對姚毅這個外甥女更是給予高度評價:

就是親生的也不一定有這麼好的。

在他看來,姚毅的房產理應按照遺贈協議來履行。

但對于蘇記的看法, 當地村干部卻不是很贊同。

原來,并不是如方敏姐妹所言那樣,姚毅生前身子還算硬朗,在病情惡化之前一直都是自己照顧自己的,并不需要其他人照顧。

兩姐妹并沒有照顧多長時間,姚毅生前在隊上分得的錢也一直是方敏在拿著。并且, 姐姐方丹妮確實也參與贍養了,按道理是應該分點的。

圖為當地村干部

面對如此復雜的局面,社區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們伸出了援助之手。

在協調之下,方敏吐露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可以分一部分給姐姐,但是自己付出的更多,所以自己應當拿八成,一人一半是不可能的。

聽到妹妹也掛念姐妹之情,姐姐方丹妮自然也沒有那麼斤斤計較了。她只想分得自己應得的,然后給大哥兩三萬。

事已至此,這棟價值72萬元的房產到底會怎麼分配呢?

四 親情與金錢的抉擇,該何去何處

對于方敏的分配,姐姐一家是非常不同意的。

姐夫楊傳音言語間難掩氣憤,他認為自己要的并不多,只是三分之一,這是自己應得的。并且,十萬元喪葬費自己也會出三分之一。

就在方敏和姐夫爭執不下時,一直沉默的大嫂卻突然發話了:

「也不是我要多少就給的,不過也可以分我三分之一,喪葬費花了多少,我也可以出三分之一。」

大嫂的話讓調解再次陷入僵局。

圖為調解現場

在對各方意見和局勢進行詳細分析評估后,工作人員給出了一個相對折中的方案:

方丹妮作為姐姐,拿走三分之一,剩下的方敏拿出十分之一分給哥哥。

對于這個結果,大嫂顯然無法接受,在現場大吵大鬧起來。

她認為自己同樣可以分三分之一,但最后卻只分得四萬元,這巨大的落差讓她難以接受。

大嫂給方敏哥哥打電話

好在方敏的大哥為人寬厚老實,見妻子一直不依不饒的要求多分自己一點,他依舊表示這份房產應該由兩個妹妹做決定,自己不宜干涉其中。并且,如果兩個妹妹同意分四萬元給他們,他也會回去勸妻子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最終,這場房產爭奪戰落下帷幕。

從處理的結果來看, 方敏還是顧及親情的,如果她固執到底,最親密的兄弟姐妹也會變成仇人。其實他們三兄妹家庭條件都還不錯, 只是面對天上砸下來的這餡餅,都不想輕易放棄,都想再爭取一下。

如果說金錢是人性的試金石, 那麼親情便是人這一生中前行的曙光。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錢財畢竟是身外之物。當兄弟姐妹因為利益而發生沖突時,要先控制一下自己的貪念,多想想情份,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畢竟,錢財滿貫卻無親友才是最讓人痛心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