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內3次創業失敗,意外結識俄美女,她的中文名字叫師太

我是小笙@小笙在鵝國,1987年出生于牡丹江市下面的一個小山村里。別看我才走過了35個春秋,這些年經歷過的大起大落可不少。

風光時我年入幾百萬,娶過一個家境與我天差地別的妻子,差點跟俄羅斯姑娘閃婚,分手還送她500萬盧布,靠短視訊漲粉500多萬;落魄時我三次創業失敗,欠下300萬外債,在老賴名單上躺了好多年。

在我看來,圓滿的人生并不是一輩子沒有吃過苦、沒有失過戀,而是經歷過、體驗過、面對過那苦的滋味、超越那苦的感覺。苦與樂是生命的盛宴,是生命的波峰波谷,因為有了高低起伏,人生才會波瀾壯闊。

(我和前女友師太)

我的老家是一個四面環山,只有一百多口人的小山村。山里不僅有藥材、木耳和蘑菇,還有不少的煤礦,即使再窮,我們靠山吃山也能活下去。

我的父母正直善良,勤勞能干,從早到晚都在勞作。為了讓全家人過上好日子,他們不僅種著地,開過養殖場,投資過煤礦生意,還開了家小酒廠。

他們嘗試過,失敗過,但從來沒有放棄過,這種面對失敗的態度也在潛移默化中塑造了我堅韌不拔的性格。

小時候我只要一放學,就得放下書包幫忙干活,放假了也沒空玩。受他們的影響,我也成了一個閑不住的人,每天一定要做點事情才會感到安心。但是跟他們不同的是,我不甘心一輩子被困在這片土地上。

(老家的冬天)

那些年我看著他們日復一日地埋頭苦干,仿佛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未來,既不會有期待,更不會有驚喜。這種命中注定的未來讓我感到窒息,無形中滋生出了逃離家鄉的念頭。

一個農村的孩子想要走出大山,通過讀書改變命運應該是擺在他面前最清晰的一條路。

只可惜我那時候看到身邊所有的成功人士都沒有多少文化,想當然地認為讀書沒用。初一剛開始,我還輟學了一個多月。回到學校后,有幸遇到一個非常好的老師,不管我怎麼淘氣,他都會耐心地引導我。

(小小的我和弟弟)

然而因為對讀書的認知不足,15歲的我還是選擇了輟學,去煤礦找了份活干。半年后,我終于按耐不住內心對外界的渴望,在姨夫的安排下,去牡丹江市當了修車學徒。

2003年時,我感覺自己已經學得差不多了,于是離開了牡丹江,去了綏芬河下面的一個縣城里找了份正式工作。然而這份工作只干了不到1年,一個朋友邀請我去開修理廠,讓我的收入立馬翻了好幾倍。

這個朋友是我在牡丹江市當學徒時認識的,跟我姨夫一樣在開小客車。他想開一家專門修理EV客車的修理廠,他投資,我修車,賺了錢和我六四分,問我愿不愿意。

(15歲輟學當了汽車修理工)

我沒有多想就同意了,誤打誤撞開始了我的第一次創業,剛開業第一個月就掙了五六千塊錢。

然而這種高收入只維持了不到半年。當縣城里之前積壓了不少問題的EV客車都修完以后,修理廠的生意立刻少了很多,每個月只能掙到千八塊錢。收入減少后,朋友干脆把廠子轉讓給了我。

我接手修理廠一年內沒少賺錢,最多的一個月只大修了一輛客車,純掙了1萬塊錢,開心了好久。

這種激動自豪的心情,直到今天我還記憶猶新,后來即使掙到了第一個100萬,也比沒有這1萬塊錢帶給我的快樂多。

(小時候雖然家里窮,但一家人在一起就很幸福)

那時我跟同樣輟學的朋友們聊天,聽他們說起自己每個月能拿好幾百的工資,還忍不住得意地跟他們炫耀了一番。在他們的驚嘆中感覺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由于太年輕,掙錢太輕松,手頭寬裕后總想把錢花出去。正好修理廠旁邊開了一家網咖,我便一頭扎了進去,迷上了一款網絡游戲,經常在網咖里流連忘返。

慢慢地,我再也沒有耐心待在廠里等生意上門,學徒不帶了,車也不修了。在廠門口掛上一個「有事外出,請打電話」的牌子,整天整夜地泡在網咖里。修理廠生意越來越差,最后我連房租都交不上了,廠子倒閉后還一心想著玩游戲。

就這樣,我玩了差不多一年的游戲。明知道這樣不對,可對未來的擔憂總是一閃而過,很快又沉淪在網絡的虛擬世界里無法自拔。

(我們幸福的一家,右邊是我,跟弟弟長得很像)

2007年,我突然發現游戲里的風光都只是過眼云煙,人終究還是要回歸現實。關掉電腦后,沒人會高看一個整天混跡網咖,不思進取的人。

以前自己賺錢的時候,也曾經在眾人面前風光過。我不想就這樣墮落下去,于是開始認真思考還能做些什麼。

這時我靈機一動,想到老家山上煤礦里年輕人那麼多,娛樂活動卻很少,覺得開網咖應該是一條好路子,就打算在村里開家網咖。

說干就干,我一口氣拉回10台電腦,村里人圍著電腦嘖嘖稱嘆,問我買這麼多電視干嘛。

網咖開業后,生意十分火爆。來玩的大多數是山上煤礦里上班的年輕人,下了班缺少娛樂活動的他們,天天擠在網咖里上網,10台電腦根本不夠用。不到一個月,我又拉回5台電腦,刨去成本每天凈賺幾百塊錢。

(網咖的主要顧客就是礦上的年輕人)

后來,我興致勃勃地接連在附近的農村又開了兩家網咖,在縣城也開了一家。只可惜其他村里的網咖生意一般,投入了四五十萬資金的縣城網咖甚至都沒賺到錢。

幸運的是,因為開網咖,我認識了前妻,戀愛一年后步入婚姻,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不幸的是,我和前妻的婚姻十分短暫,只持續了不到一年。

我和前妻家的經濟條件天差地別,別看當時我家在當地已經算得上小康家庭了。可是跟她家比起來,用九牛一毛來形容都不為過。

而我之所以能認識前妻,還是因為她的表弟在我的網咖里當網管。 2008年的正月十五我們見了面,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我們兄弟倆的感情很好)

當時追她的人很多,基本上都開著豪車。可她和她的家人卻看中了有頭腦,敢闖敢拼的我,哪怕那時候我只開了一輛4萬多塊的二手車。

我們談了1年的戀愛,前妻就懷孕了。我把這事告訴了老丈人。他停頓了幾秒,只說了一句:「這是件好事」,就開始給我們張羅結婚的事。那時我還差幾個月才到領證年齡。

跟前妻結婚后我很是風光了一陣子,突然之間覺得自己做任何事都簡單了很多,身邊一下子冒出來很多朋友,走到哪里都有人認識。

只可惜那時我太年輕,在還沒有多少家庭責任感的時候,懵懵懂懂地當了父親。每次回家聽到孩子的哭鬧聲都覺得頭大如斗,寧可在外面多坐一會,也不想回家面對一屋子的雞毛蒜皮。

(幸福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年我就選擇凈身出戶)

最后我還是選擇了凈身出戶,結束了和前妻短暫的婚姻。婚姻破碎后,我借著前妻家關系投資的生意做不下去了。之前那些朋友一瞬間全都不見了,原先覺得我很牛的親戚看我的眼光似乎也有了變化。

短短幾個月,從風光無兩到人走茶涼,落差之大讓我終于從之前的狂妄自信中清醒過來。

我這才明白:年輕的時候,當你一開始獲得的東西太容易了,你會覺得那是努力的結果。只有回頭了,當你更成熟了以后,你才會發現實際上是很多人托著你的。

這次婚姻和事業的雙雙失敗,讓我跌入了人生的第一個低谷。

為了逃避旁人異樣的目光,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我獨自一人跑到了離家很遠的三亞和深圳待了一個多月。

(感到挫敗時,我最愛去三亞坐摩的)

此時我骨子里那股不服輸的勁頭突然竄了出來,難道沒了前妻家的關系,我就真的只能一事無成了嗎?我想到父母干過這麼多的生意,經歷了那麼多波折,都沒有輕言放棄,心里的斗志立刻重新燃起。于是,決定回到老家重新開始。

之前的網咖生意早就交給了弟弟打理,我思來想去,打算從煤礦行業入手。剛開始我什麼都不懂,印好名片開車出了門亂跑了兩個月,一車煤都沒推銷出去。

大半年后我改變了方法,把當地的煤礦信息印在傳單上,告訴客戶我身為當地人,可以拿到更低的進價,同時還能保證質量。很快生意有了起色,訂單源源不斷地朝我飛來,金錢如流水般涌進我的賬戶。

2010年,我賺到了人生第一個100萬。

(剛開始做生意時,真的很迷茫)

然而人生渺茫,滄海一粟,蕓蕓眾生終究逃不過命運的搖擺,起伏漂泊。

不久后,因為信息越來越公開化,大家的生意都變得不那麼好做了。為了多掙錢,有些人想出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以前我們都是先拿錢再交煤,后來為了搶客戶,變成了先拿煤再給錢。

競爭愈演愈烈,我手頭上押的款也越來越多。雖然很想從這種惡性競爭的漩渦里逃出來,但苦于沒有辦法只能跟風照做,頗有些飲鴆止渴的意思。

可我不甘心跟他們一樣把路越走越窄,一邊繼續做煤炭生意,一邊開始找別的出路。通過觀察和思考,我發現投資美食城可以先從商家那里收到一筆保證金,正好能夠緩解煤炭這邊的資金壓力,于是毫不猶豫地投了五六十萬進去。

只可惜由于經驗不足,美食城的生意一般,如果資金鏈不斷的話,剛好能夠維持兩邊的平衡。原本兩全其美的事,誰知煤炭這邊攤子鋪大了,墊出去的錢要不回來。我不得已押了美食城商家一兩個月的錢,嚇得他們上街游行找我討債。

(第二次破產時,我在三亞住的房子)

這次生意失敗如同雪崩,一下子讓我背上了300萬的外債,不僅自己一夜之間成了窮光蛋,還把家里人也拖了進去。

在我春風得意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親戚都來幫我,給我投錢。出事以后,還沒開口已經找不到什麼人幫忙了,最后站出來幫我的,還是我最親的家人。

幸好我們村還算比較富裕,我母親在村里的人緣也特別好。為了幫我借錢,她從村頭走到村尾,只憑著一張嘴給我拎回來五六十萬。 然而這麼多錢也只是杯水車薪,因為這筆債務,我在老賴名單上躺了好多年,前幾年才剛還清。

期間我因為對未來完全失去了信心,還放棄了一段已經談婚論嫁的戀情。大半年的時間里,我躲在家里不敢出門見人,特別愛在晚上暢想未來,但是一到白天就被打回現實,連白日夢都不敢做。

為了從困境中走出來,我再一次去了三亞。在三亞待了半年,我想了很多,從風光時的眾星捧月,到落魄時的無人問津,始終陪在我身邊的,只有我的家人和鳳毛麟角的幾個朋友。

(那段時間,我特別愛在晚上暢想未來)

第二次事業失敗給我的打擊遠比上一次沉重得多,可是我不能就此倒下。因為我身上背負的不僅僅是一筆300萬的巨額債務,還有家人給予我不求回報的關懷和支持。

2012當我再一次回到老家時,遇到了人生中的一個貴人朋友,差一點咸魚翻身。

這個朋友是溫州人,當初在美食城旁邊開了一家只有三四十平米的熟食店。有一次我們在一起吃飯,他說了一句:「今天生意不好,才賣了8千塊錢!」 這話讓我特別震撼,要知道我的美食城里20多戶商家,一天也只能賣一萬五六千塊錢。

從三亞回來后,他請我吃飯,我問他能不能教我做熟食。他知道我很缺錢,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在店里跟他學了七八天后,他拿上自己的錢包,揣上幾萬塊錢開始領我找地方開店。找來找去,最后我自己在延吉下面找了個小城市的店面。

(這個朋友就是我的貴人,我很感激他)

朋友看過以后認為地段不錯,借給我7萬塊后就回去了。我找房東把店面租下來,又以裝修沒錢的理由向房東借了2萬元,承諾他裝修好以后還錢。

兩萬塊錢很快花完了。沒錢買裝修材料的時候,我逛了幾家材料店,選了一個看起來好賒賬的店員,特別理直氣壯地走過去告訴他,我手上有一家店準備裝修,需要你們去店里量一下尺寸。

等人家量完以后,我直接讓他把材料拿過來,等材料到位了一定給錢。我用同樣的方式,成功地完成了整個店面的20多萬元的裝修工作,都是先拿貨再談錢,頂多給個幾百元的定金。

裝修好了以后,我打電話喊朋友過來幫我開業。

他毫不猶豫地拉著一大堆東西過來了,到地方一瞅,除了一個店面,我竟然什麼東西都沒準備。知道我手里一分錢也沒有了,他拿著自己的信用卡給我刷了冰箱,去冷庫里買了一大堆雞鴨魚肉,幫我籌備開業的事。

(靠熟食店差點翻身)

開業第一天,我從早上一直賣到晚上,一天賣了17000塊錢,做到手腳全都是泡。幾乎一天都沒上廁所,吃飯也是趁著低頭的瞬間,往嘴里塞一口饅頭。

那段時間生意太火爆了,我每天只睡3個小時,多虧了朋友幫忙才挺過來。這時候我才明白真正的朋友就是他這樣的,在我最難的時候挺身而出,不求任何回報。

看到我重新振作起來,最欣慰的莫過于我的父母。

有一天父母來店里看我,我在前面忙得團團轉時無意間一回頭,發現母親在身后淚流滿面地看著我。現在我想到這一幕心里還很難受,因為自己的緣故,讓一家人都跟著受累不安,心里始終覺得特別愧疚。

熟食店開始賺錢后,我去義烏參加溫州朋友妹妹的婚禮,看到當時在浙江有種量販式的中式快餐特別火。回來以后,我和朋友都開始投資做起了中式快餐。

(看到店鋪一點點裝修起來,我特別有成就感)

之后沒多久,我聽說附近一個城市有個商場地下區域的餐飲一直沒做起來。想到自己身上背負的沉重債務,靠熟食店不知何時才能把錢還清,于是腦子一熱跑過去跟對方談合同。

那時我兜里只有300塊錢,靠著三寸不爛之舌簽下了75萬的合同,承諾7天內一定給他們交10萬元,結果不到時間就把錢交上去了。

萬事開頭難,沒想到在我這里,開頭很容易,堅持下去卻很難。

由于美食城位于長達2公里的地下商場的末端,人流量太差,結果不僅我自己在里面投資的三家店沒掙到錢,其他商家也沒賺到錢。

我咬著牙把外面正在賺錢的熟食店轉讓出去,拿著50萬的轉讓費,還找身邊的朋友借了錢,全部都投了進去,結果一點水花都沒看到。

大概是虱子多了不愁,這次失敗后我的心態特別好。處理好一切后,我又跑去三亞思考未來的路。

(年輕時,我還是比較瘦的)

這次三亞之行還沒結束,我已經接到了兩個活,一個是幫別人加盟做中式快餐,另一個是幫其他的美食城招商,順便在美食城里開了兩家小店。我的日子這才一點點地好起來,一年賺六七十萬基本沒問題了。

人活一世,每一個人都經歷過失敗,只有經歷了失敗,才能學會成長。

從某種意義上說,你所經歷的失敗對你而言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失敗,只有被失敗打倒,再也站不起來的人,才叫真正的失敗。

幸運的是,一次次的失敗從來都沒有打倒過我。反而讓我變得更加成熟,更加理性,同時又不失再度嘗試新東西的勇氣。

2014年,開始推出小視訊的時候,我通過長時間的觀察,發現有一個行業利潤非常可觀。確定這個行業能賺錢后,我小小地試了一次水,拍了一個宣傳擦鞋產品的小視訊,沒想到很快接到了二三十個訂單。

(我糾結了好久,不知道該不該再博一把)

這次嘗試以后,我糾結了很多天,要不要再博一把,畢竟現在一年賺幾十萬的生活挺穩定,真的要放棄這種安穩的生活,去賭一個未知的將來嗎?

想通這一點后,我果斷轉讓了自己所有的店鋪,把資金全部都投入到這個行業中去。 那時我手底下逐漸發展出了2000多個代理,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稀里糊涂地把之前欠下的債務差不多都還清了。

背債的日子里,我經常會幻想,如果有一天債都還清了,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可是當這一天真的到來時,我卻什麼感覺都沒有,平平淡淡地過去了。

然而就在事業如烈火烹油時,我就已經敏銳地嗅到了其中的危機。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雖然學歷不高,但經過這麼多年社會上的摔摔打打,也學會了未雨綢繆,及時轉換賽道。

(我習慣了居安思危,提前為自己準備退路)

盡管那幾年我賺了不少錢,但因為沒有像樣的團隊,也沒有自己的產品。即使個人再怎麼誠信經營,也改變不了這個行業亂象叢生的局面,心里早就認定了這事做不長久。

果不其然,2016年我發現行業開始走下坡路了,立刻意識到自己應該找一條新的出路。當時身邊有很多朋友都在做中俄的外貿生意,于是我也跟著嘗試了一下,開始學習俄語。

自從輟學后,我很多年都沒再碰過書本。雖然學俄語的過程有些吃力,但我的心卻感覺特別踏實,長期不跟人面對面打交道造成的抑郁也因此一掃而空了。

學習帶給我的充實感是那麼的令人陶醉,因此我不顧他人的不理解,決定去俄國留學一段時間, 沒想到竟然在這里展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俄羅斯圣巴茲爾大教堂)

2016年底,我來到俄羅斯,住在一個朋友家里,一邊學俄語一邊做生意。期間我注意到短視訊逐漸在網絡上興起,觀察了大半年以后,我專門花錢學了視訊剪輯。

2019年11月發布了我的第一條短視訊就趕上了疫情,那些天我和朋友在俄羅斯到處尋找口罩和醫用物資,給祖國寄了20萬個口罩。

沒想到20年初我因為請假拍視訊被學校開除。回家過了個年以后,決定轉換拍視訊的思路,設計了一個撿手機認識俄羅斯女孩的劇情短視訊,竟然大受歡迎,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因為找貓,我認識了師太)

后來我因為幫朋友找丟失的小貓,意外結識了俄羅斯女孩師太。師太并不是她的真名,是我給她取的昵稱。因為她想學中文,我也想跟她學俄語和英語,就這麼成了朋友并且走到了一起,還把我們的戀情從頭到尾都拍成了視訊。

那時我已經認定了她就是我這輩子的愛人,還在俄羅斯買了房子準備結婚。只可惜兩個文化背景有差異的人想要走到一起太難了,談婚論嫁后,我才發現自己和她在很多生活習慣上始終沒法磨合到一起。

最終導致我們分手的導火索還是拍視訊這件事。當感情被賦予了商業價值以后,這段感情其實已經開始變質了。

我很想專心地談自己的戀愛,可是這條路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了。廣告邀請和粉絲的催更,就像兩只無形的手推著我身不由己地在這條路上一直狂奔下去。

我和她談戀愛的那幾個月里,經常要求她配合我拍一些甜蜜的互動。時間久了,她的感受非常不好,真摯的感情成了鏡頭前的刻意表演,任憑哪個女孩也不能接受吧?

(當時我們兩個拍攝的視訊流量都非常好)

慢慢地,我們開始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不休,炙熱的感情迅速冷卻下來,最后只能黯然分手。

事實上,我一點也不想跟她分手,可是她卻堅決不肯跟我聯系,直到我答應為止。現在想起這段夭折的感情,我還是會感到心痛不已。

分手以后,我托小姨給她送去了500萬盧布。因為除了錢以外,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彌補自己對她的虧欠。

簽證到期后,我內心充滿惆悵地離開了俄羅斯,回到國內接手父母的酒廠,又投資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酒廠,打算專心在國內發展事業,同時繼續拍攝短視訊。

現在我已經人到中年了,還是孑然一身。雖然事業上小有成就,但是回過頭看看,過去的一切都像是一場夢,沒什麼值得炫耀的,也不會因為失去了什麼而沉浸在后悔中不能自拔。

(我很愛這個女孩,只可惜還是在人群中與她走散了)

15歲時的我大概想象不到,從踏出山村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會變得如此跌宕起伏。

然而生活本就沒有劇本,也很少聽見回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萬水千山,都有要穿越的荊棘,面對逆境,都有自己要走出的路。

只要你一直大步往前走,你的人生就永遠都不會辜負你。那些轉錯的彎,那些走錯的路,那些流下的淚水,那些滴下的汗水,那些留下的傷痕,全都讓你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

用戶評論